微生芸陌

高三 / 缘更 / 道系嗑忘羡粮

『忘羡|花怜|冰秋|追凌|末骷』
『魔道|永7|时之歌|MC|三体|OW』

这里芸陌
高三党道系文手一只,请多指教
文章禁止无授权转载到自己主页
多谢合作[拱手]

剧情流描写废文笔渣用词穷
努力修行ing
更新随缘掉落
高三备考长弧
可能会诈尸更新

QQ 3059927323
半次元 @微生芸陌
微博 @微生芸陌

芸帙携而忘曲陌,挚友伴以羡余生

『魔道祖师|忘羡』忘羡一曲远

首发bcy
两个月前写的旧粮啦(づ◡ど)持续搬运ing...
算是在lofter的新人报道吧√
文笔略渣....这里虚心静候教导(所以欢迎提建议哇x很希望自己什么时候能把心里的感觉完完整整地表达出来.....还得努力啊qaq
最后求不嫌弃 以及 蟹蟹支持(〃∀〃)

⇒人设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原著向注意!
⇒从汪叽的角度看重生归来的羡羡
┅┅┅┅┅┅┅┅┅┅

  不远处尖锐的笛音如同一道响箭,划破夜空,直冲云霄。
  佛脚镇上,正等候蓝家小辈消息的蓝忘机,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声笛音。
  莫不是天女祠内发生异变?
  心中一紧,立即起身入山。
  隐隐约约听到交织在一起的喑哑难听的笛音、叮叮当当的铁链相击声、沉闷的碎石声,无不意味着那里正进行着一场恶斗。
  忽然,在残存着的叮叮当当的声音中,原本凄厉急促的笛音变了调。
  不知是因为材料欠妥还是因为吹笛人技术不精,笛音仍然不堪入耳,但从中蓝忘机仍然可以依稀分辨出一段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曲调!
  那曲调.....唯有他听过!
  果真是他!
  前些天赶到莫家庄时所见的正与那条左臂厮杀的三具凶尸,莫家庄事结蓝愿所提到的有些古怪的那个不久之前才有过一面之缘的莫玄羽莫公子,还有当下这段熟悉的调子!
  几天前蓝忘机仍不敢奢望,他已经太熟悉希冀过后的绝望之感了。然而事已至此还不敢确定?
  蓝忘机说不清楚自己内心此刻是什么感觉。不可置信却又欣喜若狂。
  过去十三载,众人说含光君“逢乱必出”,却不曾想他如此做不只为除作乱祸祟,还为寻一人,寻一个曾被万鬼撕食、神魂俱灭而死之人。
  ——传闻中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忘恩负义、丧心病狂,让整个修真界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
  呵,夷陵老祖,魏婴,魏无羡。
  曾庆幸不夜天那晚得以杀出血路把你带回乱葬岗,明知需领罚也不畏。
  可后来那天乱葬岗围剿,却因禁闭期未满没来得及再护你一次。
  有把修真界搅得腥风血雨的本事,为何那日不能保你自己一条活路?
  如今,终于舍得夺舍回来了吗?
  你若回来是为复仇,那无论如何,我也当伴你左右,即使是舍弃所谓的仙人名士之名。
  思及此,蓝忘机不禁加快了步伐。
  乍一入山林,看见不远处耷拉着脑袋、垂下双臂、拖着一地铁链的早该被挫骨扬灰的“鬼将军”温宁,以及鬼将军面前边往退边吹笛引导他离开这是非之地的莫公子——或者说,魏无羡。
  魏无羡此时正背对着蓝忘机,一步一步向后退,手里动作不断,笛声沙哑调子却是和缓清雅,大概是为安抚方才凶性毕露的温宁。
  蓝忘机少有地愣了愣,渐渐停下了脚上的动作。
  眼前那人的一步一退一吹一摁,仿佛和记忆里的那个惦念了许久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喏,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横竖有些东西度化无用,何不加以利用?”】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挑衅你的,我真没看你家家规......蓝湛你在听没有?蓝二哥哥,赏个脸呗,看看我!”】
  【“这名字多好玩,套你这样的小正经,一套一个准,哈哈.....”】
  【“蓝湛,你抹额歪了!”】
  【“损不损身,损多少,我最清楚。至于心性,我心我主,我自有数。”】
  【“蓝湛,你真是越大越没意思。这么年轻,又不是七老八十,干嘛总是学你叔父,一板一眼地老惦记着教训人。”】
  【“从前你就该知道了,清心音对我没用!”】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突然身上一痛,低头,望见他竟撞上了自己而不自知。瞬间一只手几乎是本能般地扣住了他的手腕,似乎如此做就能留住他。看见他一转身眼里的错愕,不语。
  蓝忘机看着被抓住手腕的魏无羡仍打算继续吹笛,扣着对方手腕的手不由得加了几分力气。这次他吹出的笛声越发急促,不出一时却戛然而止。蓝忘机没有理会旁人,只紧紧盯着魏无羡,手里的触感正提醒自己这不是过去蜃楼一般不可触碰的梦,唯有如此才可真真切切地相信,他...真的回来了。
  许是失而复得的喜悦,随后则是紧张到极致的忐忑。
  太过于不安,以至于当江晚吟亦认定魏婴夺舍并欲用紫电试之时蓝忘机已翻琴在手,信信一拨,琴音与紫电相击,此消彼长。
  怕魏婴遭识出身份后被强制带走,怕事后魏婴与自己就此别过再无瓜葛,怕魏婴仍因自己过去的劝诫而怀怨在心。
  更怕......那莫公子不是被夺舍之人。
  却没想到,最怕之事偏偏还是发生了。
  当江澄寻到机会、手持紫电抽到莫玄羽身上时,竟没有击出魏婴之魂魄。
  意料之外。
  蓝忘机和江澄双双愕然。
  不....不可能......他的一颦一蹙、神采飞扬、眉眼带笑、以及他的吹笛御尸之技,一切都是那么符合那个一直记挂着的人。
  ......对了,那段曲调!
  除了他怎可能还有其余人知晓?
  “啊,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正思索间,却见那被抽中以后仍活泼乱跳的人儿躲到了自己的身后,对着江氏门生嚷着。虽是无礼聒噪了些,但蓝忘机却是几不可查地勾起了嘴角,不说话。
  不知为何紫电失效,但可以确定这莫公子身内的灵魂的确是他。
  那人见蓝忘机不反对他站于身后,又嚷嚷开了:“江宗主啊,那个,你这样纠缠我,我很为难哪........就算我喜欢男人,也不是什么样的男人都喜欢的,更不会是个男人招招手我就跟着走。你这种的,我就没有兴趣。”
  “哦?那请问,什么样的你才喜欢?”
  “什么样的?嗯,含光君这样的,我就很喜欢。”
  蓝忘机尽管知道魏婴此人常将轻佻撩拨之语挂在嘴边,但在听到此话后那过去麻木得如一潭死水的心湖仍是忍不住荡起一圈涟漪。转过身,望入他玄色眼瞳,道:“这可是你说的。”
  “嗯?”
  “这个人,我带回蓝家了。”
  不失礼仪却又不容质疑。
  魏婴你可知,当初得知你身陨之时,只痛恨未及早将你带回云深不知处。
  这世,重逢,再相遇,无论你说什么,抓住了,我便不会再放手了。

评论 ( 2 )
热度 ( 83 )

© 微生芸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