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芸陌

高三 / 缘更 / 道系嗑忘羡粮

『忘羡|花怜|冰秋|追凌|末骷』
『魔道|永7|时之歌|MC|三体|OW』

这里芸陌
高三党道系文手一只,请多指教
文章禁止无授权转载到自己主页
多谢合作[拱手]

剧情流描写废文笔渣用词穷
努力修行ing
更新随缘掉落
高三备考长弧
可能会诈尸更新

QQ 3059927323
半次元 @微生芸陌
微博 @微生芸陌

芸帙携而忘曲陌,挚友伴以羡余生

『魔道祖师|忘羡』相性100问〈下〉

首发bcy
依旧是旧粮啦(づ◡ど)持续搬运ing...
我也没有围观过他们多少次的天天[滑稽]
本文全凭想象私设如山(๑•̀ㅂ•́)و✧
结尾冰秋&忘羡实力发糖[笑]

⇒人设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忘羡相性100问系列√
⇒依旧是冰秋乱入x
⇒采访部分以问答体为主orz慎入
⇒忘羡各种秀恩爱撒狗粮实录
⇒沈清秋各种吐槽实录

→『魔道祖师|忘羡』相性100问〈上〉
┅┅┅┅┅┅┅┅┅┅

  沈清秋[暗暗兴奋]:“接下来的问题可就刺激了哟~~请问你们的攻受方分别是?”
  魏无羡:“蓝二哥哥那么好看肯定是攻呀!”
  蓝忘机[耳尖悄现一抹红]:“嗯。”
  沈清秋[坏笑]:“那你们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魏无羡[勾起嘴角]:“大抵是由第一次决定的吧!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男子之间的情事就那样了,亲亲搂搂,最多用用嘴和手,可我后来却察觉到似乎不仅如此。说起来,蓝湛你可以啊,像我这样看过的春宫能占满你们家藏书阁的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做……”
  [眯眼道]“你是不是一早就偷偷了解过龙阳之事了?”
  蓝忘机[耳朵越发地红]:“……”
  魏无羡[笑着揽住蓝忘机的腰]:“哎二哥哥你别害羞,看春宫又不是什么羞人的事……不过若我早就涉猎过龙阳之事,蓝湛你怕是要成为我身下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微微挑眉]:“嗯?”
  [魏无羡总觉得蓝忘机这个神情有点危险,双手稍稍紧了紧]
  沈清秋:醒醒吧要反攻的小受第二天都是下不了床的!!
  “那么你们对现状满意吗?”
  蓝忘机/魏无羡[点头]:“嗯。”
  沈清秋:“你们初次H的地点是?”
  魏无羡[作回忆状]:“好像是在……云萍城边缘树林的一处灌木里。”
  沈清秋:“这么刺激!你们的第一次居然是野战!!”
  [洛冰河拽着沈清秋衣角的手紧了紧]
  洛冰河:幸亏师尊没想起来埋骨岭那次……忘了也好……
  沈清秋:“当时的感觉是?”
  魏无羡:“我怎么觉得接下来的问题向一个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了??”
  沈清秋[笑]:“我之前提点过你们的,必答的噢~没答完就出不去了噢~”
  魏无羡:“……”
  蓝忘机:“心愿成真。”
  魏无羡:“这么一个雅正端庄的仙门名士居然是我的人啦!激动!!”
  沈清秋:“当时对方的样子?”
  魏无羡[笑]:“蓝二哥哥你板着一张正经脸做这种事情不觉得很违和吗?”
  蓝忘机:“……非平时之模样。”
  魏无羡[追问]:“那是什么样子呢?”
  蓝忘机[一本正经]:“今晚让你看看便知。”
  沈清秋:“初夜的早晨你们的第一句话是?”
  魏无羡:“蓝二哥哥昨天这么熟练……是不是背着我读过很多春宫啊?”
  蓝忘机[小声道]:“皆是……无师自通。”
  沈清秋:“你们每星期H的次数?”
  魏无羡[挑眉]:“天天就是天天,你说呢?”
  沈清秋:[默]一天也不止一次吧....?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魏无羡[突然激动]:“三天一次!!”
  蓝忘机:“不可。言既出必行。”
  魏无羡:“……”我当初为什么会说要天天上床这句话??
  沈清秋:“那么,是怎样的H呢?”
  魏无羡[掰着手指边数边道]:“起初是正常的,后来...什么抹额避尘陈情随便忘机毛笔冷泉倒立……各种各样数不胜数……蓝二哥哥你真的学坏了[面条泪]!”
  沈清秋:默默为夷陵老祖的腰点蜡[蜡烛]这么多play就连作为穿越者的我都望尘莫及啊。
  蓝忘机[默默看了一眼魏无羡]:“……”
  沈清秋:“你们觉得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是?”
  魏无羡:“你以为我会说出来吗??”
  蓝忘机[抿唇不语]:“……”
  沈清秋:“那你们认为对方最敏感的地方是?”
  魏无羡[扫视蓝忘机]:“很多地方啊!比如耳垂,比如锁骨,比如……”
  [垂下眼帘,一只手伸进蓝家校服里轻轻抚摸着蓝忘机锁骨那枚烙印]“比如这些印迹。”
  蓝忘机:“腰窝、锁骨、喉结…魏婴,你且把手拿出来……[琉璃色的眸子里仿佛跃着火花]”
  魏无羡[凑到蓝忘机的耳垂边吹了一口气,道]:“我不!蓝二哥哥你继续答嘛……”
  蓝忘机[忍住把魏无羡的手强行拔出来的欲望]:“……”
  沈清秋:“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魏无羡:“表面冷淡禁欲,内心热情如火。”
  蓝忘机:“惹人疼爱。”
  沈清秋:“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蓝忘机颔首]
  魏无羡[点头]:“当然喜欢!不然我怎么还会没有十五岁就跟蓝湛做这种事!?”
  沈清秋:……未成年性行为是犯法的啊喂!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是?”
  魏无羡:“静室、后山、冷泉、客栈……”
  沈清秋:“那你们想尝试的H地点是?”
  魏无羡:“泽芜君的寒室!听学的兰室!会客的雅室!”
  蓝忘机:“……不知羞。”
  魏无羡:“哎呀只有这些地方蓝二哥哥你不愿意尝试的嘛…[笑]”
  沈清秋:“洗澡是在H前还是H后?”
  魏无羡:“不一定,看情况咯,往常前后都有。”
  沈清秋:“那你们H时有什么约定吗?”
  魏无羡:“不准打我屁股!你敢打我就敢跑!!”
  沈清秋:你确定那个时候你还能跑得动?
  蓝忘机:“天天就是天天。”
  沈清秋:哦原来这就是所谓天天的由来。
  “你们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魏无羡[三指相并指天]:“绝对没有!!我发誓我连初吻都是给了蓝湛的!!”
  蓝忘机:“绝不可能。”
  沈清秋:“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们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的呢?”
  魏无羡/蓝忘机[坚定道]:“反对。”
  沈清秋:“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们会怎么做?”
  蓝忘机:“挫骨扬灰。”
  魏无羡:“含光君你的正道风范呢??至于蓝二哥哥你嘛……有谁敢强奸我夷陵老祖的人啊!?”
  沈清秋:“你们会在H之前或之后觉得不好意思吗?”
  魏无羡:“不会啊!天天都在做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蓝忘机[脖颈上的粉红一直没有褪去]:“……”
  沈清秋:“如果你们的好朋友对你们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你们会?”
  魏无羡:“这样的好朋友我可受不起。”
  蓝忘机:“身边并无此类人。”
  沈清秋:“你们觉得自己擅长H吗?”
  魏无羡[拼命点头]:“擅长啊!”
  蓝忘机:“……嗯。”
  沈清秋:“那么对方呢?”
  魏无羡[脱口而出]:“甚至觉得蓝二哥哥的技术比我这个曾经长期读春宫的人还好。”
  蓝忘机:“嗯。”
  沈清秋:“在H时你们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魏无羡[真诚的眼神]:“希望蓝二哥哥多说几句荤话!”
  蓝忘机:“……你少说几句便可。”
  沈清秋:“你们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魏无羡[坏笑]:“含光君那与往常不同的魇足的笑容……可是很迷人的呢!”
  蓝忘机:“皆为所喜。”
  沈清秋:“你们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魏无羡:“这怎么可以呢?蓝湛你也不会肯的吧!”
  蓝忘机:“……嗯。”
  沈清秋:“你们对SM有兴趣吗?”
  蓝忘机:“并无。”
  魏无羡[急忙道]:“没有没有!”
  沈清秋:“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你们的身体了,你们会?”
  魏无羡[笑]:“勾引他~”
  蓝忘机:“天天。”
  沈清秋[突然感觉一口狗粮]:所以说这是不可能的对吗??
  “你们对强奸怎么看?”
  蓝忘机:“辱耻之事。”
  魏无羡:“龌龊!无耻!反正夷陵老祖都不屑于干这种事!!”
  [蓝忘机转头瞥了魏无羡一眼]
  沈清秋:“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魏无羡[微笑]:“似乎之前有提到过。”
  蓝忘机:“嗯。”
  沈清秋[小声嘀咕]:“……哪里呢我怎么没听到有说?不管了不管了下一题,早问完早收工!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你们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魏无羡[抬头望天]:“没有吧……?”
  沈清秋:“你们的第一次不是在公共场合吗?”
  魏无羡[反问]:“在公共场合做就一定会兴奋焦虑吗??”
  沈清秋:“……我竟无言以对。那下一问,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魏无羡[兴奋]:“有啊有啊!!貘香炉那晚还把十七八岁的小蓝湛拖到后山干坏事了呢~”
  沈清秋[嘴角一抽]:“那时攻方的表情?”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当时小蓝湛脸上震惊羞恼欣喜交加的表情蓝二哥哥你真应该看看!太好笑了!就跟我当年送你春宫图的表情差不多!!”
  [蓝忘机一言不发,身侧的五指微微蜷曲]
  沈清秋:“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魏无羡:“平时当然没有啦!只不过那次……[欲言又止]”勾引得太狠了。
  沈清秋[似乎猜到魏无羡要说的话,连忙截住]:“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魏无羡:“蓝二哥哥我当时什么表情啊?是不是特别诱惑啊~”
  蓝忘机[被问过这么多羞耻度max的问题以后也没那么容易耳朵脖子红了]:“嗯。”
  沈清秋:“对你们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魏无羡:“就像蓝湛这样的啊!”
  蓝忘机:“所见略同。”
  沈清秋:“那现在的对方符合你们的理想吗?”
  蓝忘机/魏无羡:“嗯。”
  沈清秋:“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魏无羡[悄悄揉了揉腰]:“有啊!避尘陈情首当其冲!”
  沈清秋:“突然心疼你们的避尘和陈情……”
  洛冰河[突然插话]:“师尊你不心疼一下你的修雅剑?”
  [魏无羡眼里带了些许诧异]
  沈清秋[用一只手捂住洛冰河的嘴]:“……这事我们回去再说!还没找你这兔崽子算账呢!”
  洛冰河[欲要说话却被捂住嘴]:“唔唔!”[无奈挣脱不得,便坏心眼地用舌头舔了舔沈清秋的手心]
  沈清秋[强忍手心上的酥麻]:“你们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刚刚全程装作没看见的]魏无羡:“观音庙一事后。”
  沈清秋:“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魏无羡:“当然是的啦!!之前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沈清秋:“好吧,那你们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魏无羡:“只要是蓝二哥哥下的嘴,哪里都是喜欢的!”
  蓝忘机:“嗯。”
  沈清秋:“你们最喜欢吻对方哪里呢?”
  魏无羡:“心口或者锁骨那里吧!”
  蓝忘机:“嘴。”
  沈清秋:“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魏无羡:“答应他再来一次……?其实我觉得我乖乖趴好就能取悦他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默然很久,终于憋出来一个字]:“……口。”
  魏无羡[神采飞扬,喜色难掩]:“蓝湛你别害羞嘛都做过好几次了!”
  沈清秋:“H时你们会想些什么呢?”
  魏无羡:“这个时候还能想什么吗?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你不知道吗??”
  沈清秋:……我还真知道呢。
  蓝忘机:“自是只想他了。”
  沈清秋:“一晚H的次数是?”
  魏无羡:“没数……不过我们很随性的[摊手]。”
  蓝忘机:“少则二三次,多则七八次。”
  沈清秋:“H的时候,衣服是你们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魏无羡:“谁方便就谁脱呗。”
  沈清秋:“那何谓方便呢?”
  魏无羡:“比如说他在我两腿之间的话……”
  沈清秋[额间滑下黑线]:“好好好我懂了。你们觉得对你们而言H是什么?”
  魏无羡:“身心交融的一种放松的运动吧!”
  沈清秋:很乐观啊呵呵……你下不了床的时候就不会这么想了吧?
  蓝忘机:“此为表达爱意的事之一。”
  沈清秋:“最后,请对恋人说一句话吧!”
  魏无羡:“二哥哥,我们回去天天吧~!”
  蓝忘机:“好。”
  两人话音刚落,众人只觉眼前一片白光。
  
  “师尊,回去再说?嗯?”
  原来是直接被等不及的洛冰河带回了清静峰。
  沈清秋扶额。
  “你把他们都放回去了吧?”
  “这个时候不许提到别人,”洛冰河一手抄起沈清秋的膝弯,把沈清秋抱进了竹舍,“我们先好好探讨一下你的修雅剑可好?”
  冰妹在你面前我还能说不好吗??沈清秋欲哭无泪。
  看这架势明天应该下不了床了[手动再见]。
  脑海里一个声音格外清晰——
  【恭喜!悬赏任务已完成,原著洛冰河通往该世界的路径正在封锁中……】
  
  白光过后,魏无羡发觉他和蓝忘机已经回到了静室。
  魏无羡愣了愣:“方才那个梦……”
  “应是与先前的貘香炉效用相当。”
  “我猜也是。他们除了问我们这么多问题也没有……哎…蓝湛你干嘛??!”
  “天天。”
  蓝忘机把身旁的魏无羡扑倒在床上,细看之下浅琉璃色的眸中竟有几分血丝。
  魏无羡手往蓝忘机的下身准确地捞了一把,不禁啧啧称奇道:“含光君你这里已经这么硬了啊!仙门名士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呢??”
  蓝忘机熟练地一把扒下魏无羡的腰带和裤子,几乎是恶狠狠地道:“早没了。”
  
  一时岁月静好,两处春色无边。
  
  ——======FIN======——

评论 ( 33 )
热度 ( 179 )

© 微生芸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