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芸陌

『忘羡|花怜|冰秋|追凌|末骷』
『魔道祖师|永远的7日之都』

这里芸陌
高三党道系文手一只,请多指教
文章禁止无授权转载到自己主页
多谢合作[拱手]

剧情流描写废文笔渣用词穷
努力修行ing
更新随缘掉落
高三备考长弧
可能会诈尸更新

头像感谢 @大順丸丸

QQ 3059927323
半次元 @微生芸陌
微博 @微生芸陌

芸帙携而忘曲陌,挚友伴以羡余生

『魔道祖师|忘羡』清浅荷畔步云深

首发bcy
祝浅荷 @荷香十里。  小可爱01.08生快(づ ̄3 ̄)づ
【没错这就是一篇生日贺文hhh】
既然浅荷没有点具体的梗,那我就借你的ID一用啦︿( ̄︶ ̄)︿

⇒人设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原著向注意!
⇒考据党慎入
⇒私设此时为忘羡两人相遇后的第一个夏至&在秀秀的新番外云梦之前
┅┅┅┅┅┅┅┅┅┅

  又是一年夏至时。
  自观音庙一别后,魏无羡和蓝忘机结伴而行,听闻哪地有邪祟作乱、侵扰民生,他们便前去探访,出手解决。含光君依旧是“逢乱必出”,只不过如今身边多了个夷陵老祖相伴同行。
  正是傍晚,两人正漫步在姑苏彩衣镇碧灵湖畔。距上回共来此处除那“水行渊”,已有数十年光景。不知蓝家用了什么法子,水行渊在其治理下已然根除。湖面上,层层叠叠的莲花随风摇曳,此时的落日倒映在莲花间的空隙里,波光粼粼,一派娴静淡雅的景象。
  魏无羡与蓝忘机方才解决了一宗奇闻,所以很是悠闲自在,边散步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哎,蓝湛。听刚刚卖饼的姐姐说,这莲花在你们姑苏也被唤作荷花?”魏无羡嘴里吃着刚刚在面饼摊上用蓝忘机的银子买来的饼,笑着问。
  蓝忘机微微颔首,道:“确有此事。”
  “那不如今后我也唤它荷花好了,所谓入乡随俗称呼随夫嘛!”魏无羡眨了眨眼睛,“江澄的莲花坞怕是要更名为荷花坞咯!”
  “魏婴,莫要胡闹。”蓝忘机无奈道,耳根却悄悄地泛起一抹粉红。
  一直熟知自家含光君脸皮薄的魏无羡当然不会忽略他耳根的变化,出言调笑道:“蓝二哥哥,都跟了我这么久了,还是这么害羞啊?你这样子,倒是像极了那莲...荷花。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外直……”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蓝忘机瞧着魏无羡抓耳挠腮想不出下句的样子只觉得好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妄言“怨气怎就不能为人所用”的桀骜少年,不由得严肃道,“虽已许久不听学,但已学知识不当忘记。”
  “知道啦知道啦,那些知识忘了就忘了呗,不是还有你含光君在么!”
  “……”
  “话说回来,当初我一直以为你也是这等‘只可远观’之人,毕竟含光君可是出了名的子弟楷模仙门名士啊!没想到换个身子回来却得以‘亵玩’数次,真是太幸福了!”
  “……”蓝忘机自然招架不住这等调戏之语,那一抹红也蔓延上了耳尖。
  “对了,那位姐姐还说,今日可是夏至,她们还准备了一篮子枣花给姑娘们戴呢!”魏无羡一时没有多想,脱口问道,“蓝二哥哥,去年你们蓝家是怎么过的夏至啊?该不会还是照常听学抄家规夜猎吧??”
  然而话刚出口,魏无羡就无比懊悔地想把刚才的问题塞回嘴里咽下去。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魏无羡还是在众人口中的“神魂俱灭的夷陵老祖”,对他怀有异样情愫的蓝湛约莫是在不断问灵寻魂吧?
  不是他太抬举自己,而是他太了解蓝忘机的性子。雅正刻板到让人咬牙切齿,偏执痴情到令人无奈心疼。
  明知人间寻君无路,却执着盼望君可归来。
  ——那十余载的含光君倒是把云梦江氏的“明知不可而为之”遵守得很。
  “那时……”
  不愿让他回想起那些糟心事,魏无羡少有的打断了蓝忘机的话,停下脚步,摆了摆手道:“唉,你们蓝家这么雅正,即使是过节肯定还是有很多条条框框的吧,不提也罢……”
  突然魏无羡的眼睛亮了几分,似是计上心头,舌尖舔了舔嘴唇:“蓝湛,难得今天高兴,不如我去买几坛天子笑回来庆祝如何?我可是好久没有尝过这等姑苏名酒了啊!要不……蓝二哥哥你先回客栈等我买酒回去好不好?”
  “嗯。”
  蓝忘机不疑有他,望着他明亮如星的眼睛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魏无羡仰头在蓝忘机嘴唇上偷了个香,声音里也带了几分笑意,道,“蓝湛你真好!一定要乖乖地在房间里等我噢!”
  “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
  蓝忘机回到客栈,觉得魏婴有些许不对劲,但并未多想,只是魏婴不在身旁,没了那些玩闹的话,难免有些寂静。于是蓝忘机将忘机琴一翻在桌,低眉信手续续弹了起来。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含光君独守空闺的歉礼,行不行?”
  琴音突兀地停了。蓝忘机抬眼,看见了方才扬言去买天子笑的人,笑意吟吟地抱着两坛天子笑,倚着房间的窗沿边上说。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随时一副摔下去的架势,说:“小心些。”
  顿了顿,又轻声道,“不必有歉。”
  魏无羡笑着翻下窗沿,道:“蓝二哥哥那么认真干嘛?我知你肯定不会介意等一会,不过是想人陪我喝酒罢了。”
  说着,魏无羡把刚买来的天子笑放在桌上,坐在蓝忘机对面,手上不安分地捏弄着蓝忘机身侧的抹额,说:“不过,我们还没吃晚饭呢,刚刚顺便去找楼下小二订了一桌饭菜,待会吃完就可以……”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话。
  “公子,你的饭菜到了。”
  “哎呀,这么快就到了啊,店家速度可真快!蓝湛你等会啊,我去给你端上来。”
  桌面上,摆着一两盘辣菜和几盘清粥小菜,以及两碗夹杂了星星点点的黄色绿色的白米饭。
  蓝忘机看着这卖相不怎么好的饭,问道:“这饭……”
  “啊哈哈……今天可是夏至呢,或许是什么特殊的习俗吧,”魏无羡打了个哈哈,期待的目光却是紧锁在蓝忘机的筷子上,“快吃吧快吃吧!等会凉了可就不好了!”说罢便准备动筷。
  蓝忘机仍是定定地看着他,用自己手上的筷子拨开魏无羡的,不语。
  “好好好……含光君威武,夷陵老祖招了招了,”魏无羡把筷子收回来,托着腮,垂下眸子,一点一点戳着面前那一盘莲子,道,“我去买天子笑的时候找酒家打听过了,你们姑苏的夏至习俗有一条不是说要吃这个叫做麦饭的玩意儿吗?我就去楼下店家借了一小会的厨房,顺便找姐姐们借了一点她们昨天泡了一晚上的新元麦…麦子不够就只能和饭混着一起了……蓝二哥哥,你别嫌弃啊,我……”
  “无事。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须臾,对面的蓝忘机闷闷地开口道。
  “你看你前些年都没有好好地过一次夏至,我就琢磨着想补偿一下你……说起来你们姑苏习俗可真多,我们那会在云梦过夏至还不是一贯的赏荷游泳打山鸡……”
  突然魏无羡抬头,看见蓝忘机耳垂红了一片,不由得满心欢喜,轻声唤道:“蓝湛。”
  “嗯?”
  “你……还记不记得从前我去你们云深不知处求学的时候,还问过你要不要来云梦摘莲蓬玩呢!”
  “嗯。”
  蓝忘机自然是记得的。
  【“我们云梦可好玩了,你来莲花坞玩儿的话还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我带你摘莲蓬和菱角啊,蓝湛你来不来?”】
  眼前又浮现出年少时的冷泉边,那个背靠青石眉眼带笑的少年,如此向他邀约道。
  也记得自己面无表情地拒绝他以后,对他所描述的云梦念念不忘,寻思着空闲时就去他从小长大的地方瞧瞧。
  可惜,日后再去时,莲花坞不再是以前的模样,也看不见那个笑着闹着摘莲蓬菱角的少年。
  云深一梦,尚未成真。
  “那我们出了彩衣镇就去云梦玩,好不好?”
  不过美梦幸有成真之时。
  “好。”
  昔君缘浅漫香荷,今卿情深自幽兰。

评论 ( 2 )
热度 ( 90 )
  1. 皎若云间月微生芸陌 转载了此文字

© 微生芸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