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芸陌

『忘羡|花怜|冰秋|追凌|末骷』
『魔道祖师|永远的7日之都』

这里芸陌
高三党道系文手一只,请多指教
文章禁止无授权转载到自己主页
多谢合作[拱手]

剧情流描写废文笔渣用词穷
努力修行ing
更新随缘掉落
高三备考长弧
可能会诈尸更新

头像感谢 @大順丸丸

QQ 3059927323
半次元 @微生芸陌
微博 @微生芸陌

芸帙携而忘曲陌,挚友伴以羡余生

『魔道祖师|忘羡』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祝千目er 02.06生快  @千目君jb断了
迟到的贺文Orz千目小(da)可(da)爱点的梗啦请签收噢[笑]
第一次写架空向同人如有bug欢迎指出[鞠躬]
内含车注意【为了剧情而开的车x新手上路没有驾照多多包涵谢谢[拱手]】
可能有一点点点点的刀qaq

⇒人设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架空向/将军叽x花魁羡
⇒尝试双视角但好像没写好(......)
⇒末尾些许R18注意
┅┅┅┅┅┅┅┅┅┅

   〈一〉
  “砰”的一声,院子里的门被人重重地撞开。
  听此异响,魏无羡起身,捧着油灯走到房门边,悄悄开了一条门缝。
  他看见一个受伤颇重的白衣少年,正踉踉跄跄地把刚撞开的院门关上,气喘吁吁,背靠着门滑坐下来。
  院子外一片吵闹,“快抓住那个蓝家人”、“不要让他跑了”的声音此起彼伏。
  蓝家人?
  前些日子那个姐姐不是说蓝家很厉害而且还掌握着墨国的兵权吗?
  怎么会落得个被人追杀的境地?
  魏无羡思忖着,放下油灯,出了房门。
  ————————————
  蓝忘机紧张地看着来人,衣袖下的五指紧握成拳,蓄势待发。
  他方才被温家的人所追,情况危急才不顾家训撞进了附近的一个院子里暂避,却是没想到院子的主人这么快就察觉到他了,心下一惊,不敢放松警惕。
  蓝忘机看着那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玄衣少年径直向自己走来,正要挥拳出去时却被人下一步的动作惊得愣神——那人站在他跟前不到一步的地方,不带杀意的手撑在他背后的门上。
  一瞬间,周身仅余一角空间,那少年温热的吐息萦绕在耳边,惹得蓝忘机耳尖发红,甚至忘记了动作,愣愣地看着他。
  “咔嗒” 门闩被拉上的声音猛地惊醒了蓝忘机。
  魏无羡拉上门闩后,注意到自己身下的白衣少年受惊的眼神,只觉得好笑,便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都说蓝家人一个比一个更古板,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他探头到蓝忘机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满意地看着人越来越红的耳尖,转身蹲下,笑道:“走吧,先背你回屋里。”
  魏无羡等了片刻却没感觉到什么加压在身上的重量,略感奇怪地回头。
  蓝忘机浅琉璃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须臾才道:“不可。身上有血。我自己走。”
  少年一身白衣本该胜雪,却是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沾染了血红的卷云纹抹额随风飞扬。如此狼狈的模样下仍然坚定的眼神让魏无羡微微动容,无奈只好拿出哄小姑娘的伎俩来,“你身上还有伤。你想啊,让你自己走,你能走到屋里吗?”
  “.......你...为何要救我?”
  “为何?不为何啊,你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就当我不想看你死在我院子里罢了。快点上来,我蹲了那么久都要累死啦。”
  蓝忘机犹疑了片刻,还是伏上了魏无羡的背,手小心翼翼地圈住了人的脖子,一言不发。
  魏无羡本就是个喜闹的人,背上的人在回屋的路上却是一言不发。忍受不了这种寂静,魏无羡便开口道,“你看,咱俩这也算是认识了吧,不如我们自我介绍一番如何?我先来,我叫魏婴,大家都喊我魏无羡。你呢?”
  “蓝湛,蓝忘机。”
  “蓝二公子?看你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就猜到了...咳,你们蓝家怎么回事,怎么会让你被追杀呢?”
  “......无事。此为何处?”
  “哦,你说这里啊,这里是鸾臧阁,在夷陵可是很出名的青楼呢。青楼是什么蓝二公子该不会不知道吧?也对,你们蓝家一直信奉的都是什么‘雅正’,肯定不了解这些东西了。哪天我带你去听哪个房间的墙角给你开开眼界怎么样啊?”
  “......不知羞。”
  听见背后的人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魏无羡笑得更开心了,进屋把背上的人轻放在榻上,道:“不如你先在这里养伤,等伤好了再出去,再被追杀我可救不了你。我先去给你寻一桶热水来。”
  蓝忘机看着人关上的房门出了神,隐约听到门外魏无羡的声音:“施姐姐,你知不知道现在哪里还有热水啊......是啊,我还没洗呢......这不是还要赶着弄明天字画嘛.......没事没事那群官兵只是路过而已,姐姐你也要小心啊......”想起魏无羡方才轻佻的言语,无端的几分恼怒涌上心头,随后又摇了摇头,似是要把这情绪甩出去。
  “莫名其妙。”蓝忘机心道。
  
   〈二〉
  此后三个月,蓝忘机就这么被魏无羡藏在房中养伤,无人来时便在榻上休息养伤,有人来时则藏在不及一人高的柜中。
  当然这里还是很少人来的,魏无羡已经把平日作画吹笛的地方从院内转移到了鸾臧阁的大厅里。
  “委屈你啦,蓝二哥哥,毕竟你现在还在温家的通缉名单上呢,”他还记得魏无羡第一次让他躲进柜中时单指挑起他的下巴,眉眼带笑道,“我怎么就有种金屋藏娇的感觉呢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手指摩挲着下颌,那人当时的触感仿若犹存。
  很是贪恋这样的日子。
  虽然那人总是不正经地逗弄自己,甚至以此为乐。
  可身上的伤口已然愈合,还需寻得兄长重振蓝家军。
  给人添了如此多麻烦,是时候离开了吧。
  ————————————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哥哥们姐姐们明天记得一定要来捧场哦!”
  魏无羡心间满满当当都想着的是自己房里的蓝忘机,却是莫名地多了少许不安,便匆匆忙忙地结束了表演回到房间,但没见到方才心心念念的那人,不由得紧张起来。
  千万,千万不要是被捉走了啊。
  待魏无羡看见压在案桌上封面一行字迹清秀的“魏婴亲启”的书信,稍稍放下心来,但不免有些烦躁,心里也空落落的,好像突然少了什么。
  信里无非是一些“多谢这些日子的照顾”、“不便与你当面告别便做此下策”等等的话,魏无羡来来回回读了三四遍,气着气着却是气笑了。
  我们终究是陌路人啊。
  
   〈三〉
  “哎哎哎,听说边疆那个蓝二将军刚刚带兵打完胜仗了呢!”
  “是啊,这下子边疆暂时是安全了。”
  “真是少年可畏啊,小小年纪就打了那么多胜仗,长大了还了得?”
  “据说啊,那蓝二将军今个要在咱们夷陵落脚呢!”
  “开玩笑吧!?哪个将军打完胜仗会在我们这小地方停留的?不都是急着回皇城领赏的??”
  “那可不一定。这蓝将军和他的兄长可是因‘逢乱必出’扬名墨国上下的,还得了个劳什子‘含光君’和‘泽芜君’的别称,说不定会来犄角旮旯的地方体察民情?”
  “话是这样。不过老兄,你知道他今晚会在哪里歇息么?我们哥俩去看看不就知道真假了?”
  “那些个大将军哪会这么容易让你近身啊?我也是听小道消息说的哈,说这蓝二将军啊,已经在我们鸾臧阁隔壁的客栈定了房间了。”
  “是不是看上了我们这哪个小倌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老祖别走啊!今天份的曲子还没吹呢!”
  “对不住了哥哥们!我现在有急事先出去一趟!今天缺的什么明天补上!”魏无羡急忙向着隔壁客栈跑去,不顾身后一群人的哄堂大笑。
  自从蓝忘机不辞而别以后,魏无羡每天混迹在据说是获取信息最迅速最便捷的食肆间,没有表演的时候便会点一壶小酒加上一盘下酒菜,坐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听着周围人谈论的关于蓝忘机的事情。像是刚开始的“温氏长老为得兵权集体通缉蓝氏二公子”,到后来的“蓝氏双璧齐心振兴蓝家军,共护蓝家”,再到近些年来的“蓝二将军接管边疆战事,捷报频传”。
  以君喜,不以己悲。
  ————————————
  “愿闻其详。” 蓝忘机拿起店小二适才送上来的茶壶,往杯里添了些许,喝了一口清茶,示意他讲下去。
  客栈里的店小二见终于有外地人肯听他唠叨,也就滔滔不绝起来:“话说啊这鸾臧阁的花魁名为魏无羡,琴棋书画那叫一个精通,更妙的是他还吹得一手好笛,靠着这技艺赢得的人气蹿上了花鸟榜的第一成了花魁。
  “听闻他很小的时候就在街边被那里的人诱哄进了鸾臧阁,本来这样进去的人肯定是要做一名小倌的,不过客官你猜怎么着?他身上居然有江家的九瓣莲铃铛,真是太走运了。
  “那鸾臧阁的人也不好怠慢他,毕竟他还有江家的信物不是?于是就只能好声好气地教他读书认字学笛作画,本来只是觉得白替江家养了个人,哪里会想到他现在以技艺招揽了这么多客人还成了花魁?
  “想尝这花魁的味道的人多了去了,只可惜他卖艺不卖身,连鸾臧阁里的老鸨们都不敢强迫他去做那些求欢之事,我们这些市井小人就更别提了,以至于大家给他封了一个‘夷陵老祖’的雅号。
  “这老祖啊号称是守信守时之人,没想到啊没想到,他有一天居然还放了我们鸽子!当时大厅里的人闹得可厉害了,甚至还跑到老祖院子外大喊大叫。你猜猜看那天魏无羡他给的原因是什么?竟然是什么‘为情所困’!
  “对了客官你还不知道吧?先前老祖的表演是在他自己的院子里,那叫一个清静优雅,哪像在大厅里如此吵闹。但他十二三岁的时候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想把自己的表演地点改到大厅里,为此还主动提出往后会遵守阁里的规矩,让老鸨们对他一视同仁。
  “要知道鸾臧阁里有一条规矩可是无论男女,成年后不可为......”
  “蓝二....哥哥!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就好啦,问别人做什么?别人知道的都不一定有我详细呢!”魏无羡甫一翻上蓝忘机房间的窗边,就听到店小二的话,少有的直接出声打断,一句“蓝二将军”在看到蓝忘机不同于往日的衣装后到嘴边也拐了个弯,顺势朝人挑了挑眉。
  店小二瞧见正主来了,忙不迭地退了出去。
  “魏婴。”蓝忘机看着人,眼里跃动着的惊喜满得快要溢出来,却是刹那间被压了下去,又成了那个不苟言笑的含光君。
  “忘机兄,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我呀?”魏无羡拎着两个绑在一起的小坛子,翻身进了屋,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
  蓝忘机却答非所问道:“你为何在此?这又是什么?”
  “难得蓝二将军来夷陵这种小地方落脚,我作为主人家于情于理都应该好好招待你不是?喏,这是你们姑苏的名酒天子笑,可是刚刚从一个姑苏的客人那里拿到的呢!含光君陪我喝上几杯?权当是给你庆功了!”
  “胡闹。”
  “怎么可以说是胡闹呢?”魏无羡笑着拿走蓝忘机手上的杯子,一口气喝完了里面的茶,舌头还特意在边沿舔了舔,罢了才拆开酒坛上的酒封,往茶杯里注酒,将装满酒的杯子递给蓝忘机,道,“蓝湛,你不会连我的面子都不给吧?”
  蓝忘机看着人的动作,耳尖发红,面上却是不显,微微摇头。
  魏无羡叹气道:“唉,你说你们蓝家这么多规矩作甚,连喝个酒都不许,真是苦了你们了!”
  “......喝酒伤身。”
  “那也不能一点酒都不喝啊!你想想看,你们在这么冷的边疆,喝点小酒还能暖暖身子,士气弱了还能给将士们鼓劲!”
  “喝酒会误事......况且你如何得知我...”
  魏无羡愣了愣,暗道失策居然说漏嘴了,随即大笑:“我们含光君这么骄勇善战,事迹动向早就传遍大江南北咯!怎么样啊含光君,愿不愿意在这小地方多住几天?”
  蓝忘机垂眸,道:“不了,明早辰时便走。”
  “真的不多留一会吗?”魏无羡不死心地问道。
  “军令不可违。”蓝忘机轻声道。
  “好吧,亥时将至,蓝湛你好好休息,我先走啦,”魏无羡起身,拿走桌上那一坛开了封的酒,转身就走,像是不愿意让人看到什么一样,故作轻松地道,“那一坛天子笑就留给你当做是给你的赏礼了!”
  待人离开,蓝忘机看着杯里的酒出了神,还是凑上杯沿抿了一小口。
  酒很醇,很辣,也是像极了他风风火火不拘一格的样子。
  “魏婴......”蓝忘机喃喃自语道,“你守的那是什么规矩?”
  
   〈四〉
  “总之,谁要是有法子让我乖乖跟着走的,我今晚就是谁的了!”魏无羡说罢,台下一片哄闹声。
  无论男女,成年后不可为处子。
  为了鸾臧阁的这规矩,魏无羡不得不在行完冠礼的晚上大张旗鼓地寻人为自己破处。
  “你要是今晚跟我走,我给你十万两银子,怎么样?”
  “这花魁哪能用钱来衡量啊!我说老祖啊,你若是跟了我,让你进京考科举都没问题!”
  “一边去!我提供最精准的蓝忘机将军的实时信息!花魁跟我走啊!!”
  魏无羡揉了揉眉心,扫视了闹成一片的人群,却是没找到那抹胜雪的白衣。
  早该想到的,蓝湛那人怎么会来这种烟花之地呢?
  可是还是会忍不住期待他也在这里。
  罢了罢了,不在便不在吧,也不在乎处子之身给了谁了。
  “魏无羡?夷陵老祖?发什么愣呢?今晚可是你的大日子,这么失落的样子干什么?快快快赶紧选人进雅间了!”一旁的老鸨出声提醒道。
  “那就......”
  魏无羡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人捏着手腕猛地拽走。
  看着头一回这么不懂礼数直接拽走人的蓝忘机,魏无羡不知该懊悔让他见到自己如此不堪的时刻,还是该惊喜他的出现。
  突然想起了什么,魏无羡扭头朝人群喊了一句:“我今晚就跟着这人走了啊!”
  话音刚落,魏无羡发觉自己手腕上的手更加紧了紧,仿佛要把他的手腕捏碎一般,急忙道:“哎哎,蓝二哥哥别这么用力啊,我骨头都要被你.....唔!”
  还没说完,魏无羡就被人一把带进房间,抵在门上亲吻。
  嘴唇上不属于自己的温热让魏无羡呆住了,挣扎着想要挣开蓝忘机的束缚。只不过两个手腕都被人按在门上挣脱不得,唇舌也变得粗暴起来,魏无羡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滑进了自己的嘴里,随即便被攻城略地般抽走了呼吸,唇边溢出几许轻哼。
  待到被人放开的时候,魏无羡靠着手腕上的力才没有倒下,迷糊间发现这里竟是自己的房间,清醒了少许便啧啧称奇道:“没想到含光君来过这里一回就记得位置了啊?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蓝忘机却不为所动,一手按住人的手腕,另一手撑在人的一旁,恼道:“你对谁都是这般浪子行径吗?”
  听见人的话,魏无羡只觉得心如乱麻。
  蓝湛这是什么意思?
  浪子?难不成他讨厌我?也是了,蓝家这种地方,对青楼之人定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那他为何......?
  蓝忘机见魏无羡没有回答,心下一沉,把人抱起放在榻上,视死如归一般地压了上去,再次堵住了人的唇。
  魏无羡只觉得又是一阵沉浮,衣衫半开地仰躺在榻上,唇齿来往间让他喘不上气来。恍惚间身下一凉,感觉到蓝忘机的唇舌从锁骨处一路向下,在胸口处略微停留。而身下突然的异物感也让魏无羡紧张起来,蜷起双腿道:“哈.....蓝湛...你把什么东西.....放进来了...”
  蓝忘机恍若未闻,只是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看着人面色潮红眼泛泪光的样子,眼神越来越暗。须臾抽出手指,咬住人的唇,一挺身把自己送了进去。
  初尝人事的身子微微颤抖,魏无羡眼神清明一瞬,终是懂得了人的心意,没来得及欣喜却被人继而凶狠的动作撞得支离破碎,带着哭腔的呻吟断断续续,隐约之中似乎听到了一句质问:“今晚谁都可以这样对你吗?”
  “什....什么.....这样.....唔...”魏无羡顾不上思考,下意识地反问一句,却换来人更加粗暴的对待。随着蓝忘机的又一记猛顶,魏无羡拼命摇头,勉强撑起身子,揽住蓝忘机的肩膀道:“不...不是的.....只能是你.....除了你...谁都不行......啊.....”
  突然被人按下继续动作,魏无羡也不恼,强撑着要把藏在心里许久的心思透露出来:“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简短的话语却意外地安抚了蓝忘机不安的心,动作渐渐慢了下来,随后便是一阵平稳地律动。蓝忘机俯下身,在魏无羡耳边轻声道:“以后,你便是我姑苏蓝氏之人。”
  你可知当初,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不曾想如今,深情已赋,得以圆梦。

评论 ( 15 )
热度 ( 143 )

© 微生芸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