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芸陌

高三 / 缘更 / 道系嗑忘羡粮

『忘羡|花怜|冰秋|追凌|末骷』
『魔道|永7|时之歌|MC|三体|OW』

这里芸陌
高三党道系文手一只,请多指教
文章禁止无授权转载到自己主页
多谢合作[拱手]

剧情流描写废文笔渣用词穷
努力修行ing
更新随缘掉落
高三备考长弧
可能会诈尸更新

QQ 3059927323
半次元 @微生芸陌
微博 @微生芸陌

芸帙携而忘曲陌,挚友伴以羡余生

『魔道祖师|忘羡』人机分离〈上〉

脑洞出自班主任的新造词“人机分离”
毕竟给我们讲了大半节课的人机分离不能不领情是不是[笑哭]
奢望一下我那个掉进洗衣机里的耳机也能成精(。

⇒人设属于墨香/ooc属于我
⇒架空向/(本体手机的)器灵叽x(鬼怪也照样撩的)学生羡
⇒一个埋伏笔的尝试
⇒本part含大量回忆注意
⇒年纪轻轻的夷陵撩祖上线
┅┅┅┅┅┅┅┅┅┅

  >>

  “且听老夫一句劝,速速人机分离!

  “你原本非为朽木,若能按照刚入学时的态度一直踏踏实实地学下去,不定之日你必进年级前五十,非复池中之物,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泯然众人!

  “现在你天天拿着手机,都在干些什么?古人有云,枯木逢春犹再发,人无两度再少年。玩物丧志,把你学习的时间都浪费掉了,哪里还能够补得回来!已经是高二下学期了,能不能长点心放在学习上来?

  “……”

  因为魏无羡的成绩飘忽不定,蓝启仁难得抓人到走廊上絮絮叨叨地训话,期间还不断引经据典但求让魏无羡能多一点专心学习的觉悟,始作俑者却始终双手插兜低着头盯着脚尖不说话,看上去正是一副认真忏悔听从训导的样子。

  然而熟识魏无羡的都知道,他并不是什么能轻易安分下来的人——他左边口袋里的拇指和食指反复摩挲着手机下部的扩音器所在之处,试图在这漫长的谈话过程中找点乐子。果不其然,这一动作换来了手机“嗡嗡”的震动,像是在不满地抗议着什么,又像是害羞至极如避蛇蝎一般抵抗着魏无羡的触碰。

  得到这个反应,魏无羡低低一笑,心中喜道这个小古板还是这么不经逗,实在是憋不住天天逗弄他玩儿的想法啊。

  至于老古板说的人机分离?

  若是曾经的魏无羡倒还觉得无所谓,没了手机照样可以各种浪到飞起。

  只是到了如今,那必然是万万不肯的了。

  “魏无羡你在听没有!都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你别把我说了这么久的忠言全都当耳旁风了!”魏无羡跟前的蓝启仁听见了他的轻笑,生气得直吹胡子瞪眼。

  魏无羡抬起头来,把双手从口袋里拿出来背在身后,乖巧地道:“老……蓝老师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有疑。”

  “讲。”蓝启仁见魏无羡这吊儿郎当的样子总算有所收敛,眉目间略显欣慰。

  得了令,魏无羡便眉飞色舞道:“虽说手机如老师所言像是洪水猛兽,不过只要手机利用得当,利处是远远大于弊处的。况且当下正提倡着劳逸结合,没有必要人机分离做得这么绝吧?”

  闻言,蓝启仁刚才面目表情的缓和完全不见踪影,喝道:“你……!真是本末倒置!冥顽不灵!”

  说罢蓝启仁一摔衣袖,愤然离去。

  须臾,一个及肩的白衣人出现在魏无羡的一旁,蹙眉道:“如此欠妥。于长辈应当……”

  “知道知道,不过我说的也是事实嘛,不能什么锅都推到你身上啊……”魏无羡漫不经心地应着,身体微微向后靠,手肘倚在走廊边的栏杆上,整一副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模样,眼角余光恰好扫过蓝忘机异常艳红的嘴唇,便轻佻问道,“话说回来,蓝公子方才可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并无,”不知想到了什么,看似面色平静实则耳尖淡红的蓝忘机扭过头去,默然片刻后,一字一顿道,“魏婴,不可再有下例。”

  “那如果还有下次……蓝湛你要怎么样啊?”魏无羡挑了挑眉,手抱于胸前,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蓝忘机瞥了魏无羡一眼,淡漠的浅琉璃色双眸中似有千回百转,却是一言不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哈哈大笑了一会,好容易才忍住笑意,故作惊讶道,“传说中精怪可都是有移山倒海之类的超能力的啊!蓝湛你怎么会对我没有办法呢?”

  “……”蓝忘机似是不知如何接话,只是沉默不语。

  魏无羡胡乱猜测道:“是不是因为你觉得我天资聪颖过目不忘骨骼惊奇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英俊潇洒?”

  蓝忘机:“……”

  魏无羡继续胡言乱语:“对你有恩当以涌泉相报?有慈父胸怀宽以待人?”

  蓝忘机:“……”

  一直没得到回应,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意味不明地看了蓝忘机一眼,道:“难不成……是因为你喜欢我啊?”

  闻言,蓝忘机目光陡然凝滞了,神色微动,正要启唇,却被毫无察觉的魏无羡抢话道:“我可没有胡说八道!不就是喜欢我嘛,喜欢我怎么了,我这么一个美男子让人不喜欢都很难啊!就连嘴上说着我讨厌的那些人,心里面说不定喜欢我喜欢得紧,更别说其他人了!”

  蓝忘机眉尖抽了抽。

  魏无羡继续道:“你知道吗我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可喜欢你了就是怕你怕得不得了才没有放飞自我释放天性的谁会想到你居然只会用禁言术的啊!”

  蓝忘机终于淡声答道:“……不是。”

  “不是什么?有恩?宽容?喜欢我?还是只会用禁言术?”魏无羡叹道,“唉,蓝湛你现在这么冷淡,都没那时候的你好玩了,还记得以前的你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动不动就耳垂通红一脸羞愤地给我下禁言术……啧啧啧那可真是……太有趣了!!!”

  .

  .

  >>

  蓝忘机的存在可能是魏无羡唯一一个甚至连他的发小江澄也不知道的秘密。

  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日日夜夜熏陶之下的魏无羡一直坚信着无神鬼怪精论,然而蓝忘机的出现让他三观之一的世界观霎时崩塌。

  魏无羡还记得初一那会儿某次难得的疏忽所造就的初遇。

  >>

  “糟了!”气喘吁吁地躺在发小家沙发上的魏无羡突然死鱼挺一般弹了起来,“师姐把今天的衣服洗了没有?!”

  江澄一个白眼扔了过去:“肯定早洗了,阿姐帮你洗衣服你还不知足啊!”

  魏无羡发出一声哀嚎:“卧槽!手机!我他妈……把手机落在了外套口袋里了!”

  “啧,反正这个手机你也用了六七年了,要是被洗衣机洗散架了干脆重买一个得了!”江澄朝着魏无羡匆忙跑向洗衣机的背影吼道,没得到回应,便撇了撇嘴,把目光转回了眼前自己的手机上。

  >>

  魏无羡在洗衣机中四处翻找,终于在被搅成一团的衣服堆里找到了自己的外套,连忙摸向口袋处,心里拼命祈祷着不要是一堆碎片才好。

  幸亏,这手机看上去还是……挺正常的。

  魏无羡盯着搁在小桌上的湿漉漉的手机,一手托腮,另一手指背一下一下轻叩着桌面,琢磨着怎么才能挽救对这东西的误伤。

  “……干脆重买一个得了!”脑海中又回想起了方才江澄的话,魏无羡摇摇头,嫌弃地把这个方法甩出脑袋。

  坏了的话大不了去找店家修,反正坚决不接受再买一个。

  其实魏无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它不可,不小心刮了一下手机屏幕后会用沾着酒精的棉花反复擦拭,平时大大咧咧却唯有对它小心翼翼,生怕哪里磕着碰着,即使是晚上很早就会关机——对他这个夜猫子非常不友好的设定也没有想过要换手机,别人哪怕碰了一下会觉得很膈应,借用别人的手机也会觉得浑身不舒服。

  是因为怕手机坏了从而浪费了发小父母的钱,还是因为对手机上瘾,抑或是因为敝帚自珍,魏无羡也答不上来。

  江澄嗤之以鼻:“你真是把它当媳妇看了。不、不是,就连对媳妇也没你对这玩意这么谨慎细致的!”

  魏无羡则笑嘻嘻地回应道:“是啊是啊它可不就是我媳妇吗?好过你连对待媳妇的经历都没有过,啧啧啧。”

  倏尔白光一闪,魏无羡晃过神来,发现无意中自己的指尖已经在手机的主页键轻按了许久,眼前屏幕上方却是端坐着一个他从来不曾见过的一个巴掌大小的紧闭双眼的小人,惊讶地缩回了手。

  难不成这是手机特有的AR功能??

  魏无羡觉得新奇,缓缓把手伸向那个影像,却没有如他所料那般穿过去,而是——碰到了实体。

  ——碰到了他的脸。

  这小人身着的白衣上暗绣着淡蓝色的卷云纹,周身气场如冰霜笼罩,而指下的触感却是柔软,叫魏无羡忍不住揉捏了一番。

  然而就在此时魏无羡却猝不及防迎上了对方的一双浅琉璃色眸子,他赶紧把还放在人脸上的爪子收了回来,难得规矩地放在身侧,诧异、疑惑和莫名的兴奋一齐涌了上来,声音微颤地问道:“你……你是……?”

  蓝忘机颔首算是打了声招呼,眉尖隐隐抽搐,但仍然优雅地站起身,仿佛一点都不打算追究刚才的迫害,继而自报家门道:“我名蓝忘机,本为你手机的魂灵,如今不知何故,得以魂灵实体化……”

  顿了顿,又道,“你可唤我蓝湛。”

  眼下这个衣袂飘飘抹额飞扬身携佩剑背负长琴目光冷峻的俊俏小公子,板着脸一本正经地介绍着自己,清冷的嗓音如一小钩,探进了魏无羡的心间,直挠得他心痒痒。

  “我魏无羡,你也可以叫我魏婴,”出于对未知事物的谨慎,魏无羡强行压下了心里的作恶欲,消化了好一会的震惊,未几试探着问道,“所以简单来说,你这是……手机成精了?”

  蓝忘机不出意料地点了点头。

  “居然还真是手机成精的?不是说好了建国以后不许成精的吗……等等,这些精怪都是有什么不得了的能力的吧??要是他还记得我前不久才把他扔进了洗衣机,方才还揉了他的脸,会不会一剑把我给劈了啊??”魏无羡小声嘀咕了几句细思恐极,随即正色道:“蓝忘机……不,蓝、蓝湛,你有没有不记得什么?”

  蓝忘机沉思了一会,答道:“不知。”

  “怎么会不知道呢?”不相信这个听起来有些应付人的回答,魏无羡继续追问。

  蓝忘机拧眉道:“断断续续,无以知何处有缺漏。”

  “那就好那就好……”魏无羡得到答案以后松了一口气,心道既然不知道那便是逃过一劫了,突然想到了什么,顺势转移话题,“对了,蓝湛你的……呃……本体,现在还能用吗?”

  “尚可。”蓝忘机不失风度地缓缓从所站之处走下,在手机电源键的旁边微蹲,手上冰蓝色的灵光流转,须臾本应漆黑的屏幕突然一闪,亮了。

  魏无羡惊喜地瞪大了眼睛,难得正经规矩地答谢道:“真是……太谢谢你了!”晃过神来才发现刚才蓝忘机与他对话的时候一直站在手机屏幕上,一时暗暗奇怪竟没有像之前那般疼惜地把人从屏幕上赶下来。

  大概是因为他也是它吧。魏无羡心道。

  >>

  魏无羡拿起刚刚开机重获新生的手机,看了眼那边已经开始打坐起来不闻两耳二三事的蓝忘机,打开浏览器,搜索起了眼下这番状况。

  魏无羡一点都不奢望能搜到如何精准至极的答案,但在一个据说站内讯息绝对真实的百科网站中却是看到了这么一句话。

  【于濒死之时的物体如果既有未了的执念,也有足够强烈的求生欲,那么它就有可能得到重生甚至成精的机会。】

  魏无羡轻笑着关掉了页面,抬眼又看向蓝忘机,若有所思的目光在毫无察觉的小人身上流连。

  这人生得这般好看,怎就那般古板呢。

  .

  .

  >>

  “魏婴!你是个什么人!”蓝忘机难得的没有遵守约定,擅自现形退到了离本体一米左右的地方,怒极而啸。

  ——再远一点就要被强制回归本体了。

  “我还能是个什么人?男人!”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突然现形退避三舍,耳垂带上了些许殷红,心里好一阵无言的捧腹,挑了挑眉道,“蓝湛,我们不是说好了我长按主页键的时候你才能出来的吗——怎么能不守信呢?”

  “那是你先……!”蓝忘机一时语塞,以往波澜不惊的眸子里此时却闪现着怒火,瞪着那个捉弄自己的人。

  被瞪的那个人倒是满不在乎地拿起手机,指着屏幕里面不堪入目的画面道:“我先怎么了?我可没有对你做什么,只是用我的手机……嗯,也是你的本体来看这个东西而已。”

  “……不知羞耻!”蓝忘机见他径直把屏幕对着自己,不忍直视一般背过身去,没料到那人把手机屏幕转了个方向,又放在了自己面前。重复几回,蓝忘机无法,只好愤愤地闭上了双眼。

  看着他的反应,魏无羡逗得更欢了,把手机放在他面前摇了摇:“蓝忘机?忘机兄?蓝湛?你别不看我啊!我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人儿你居然看都不看一眼,让我可伤心了!”

  特意放软的尾音轻扬,还带着一点委屈,蓝忘机几乎要睁开眼睛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反而伸手死死地捂住了耳朵。

  “蓝湛,你怎么还把耳朵捂上了呢?”魏无羡假装茫然地伸出食指企图拨开小人耳边的双手,没有成功,感慨了第不知道多少次的蓝忘机的手劲,只好转移目标,指尖轻轻地挠着他的下巴,道,“哎,不是我说你啊,像我们这么大的男孩子谁没有看过什么小黄文小黄图的?有什么好害羞的,以后迟早是要经历的嘛!再说了我这只是文字图片,如果是有声有色的那种小视频的话,你岂不是要羞死了!”

  见人还是不理睬自己,魏无羡只好作妥协状道:“好啦好啦,是我错了嘛,忘记了你不现形的时候感觉和手机相通,还在你脑海里放了一会这东西。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的错,你可千万别不理我!”

  “你根本毫无悔过之心!”蓝忘机痛斥道,手上的力道却是松了几分。

  魏无羡把手机里的东西关掉,然后并起三指对天,发誓道:“那以后这样,我不会随随便便地看这些不健康的东西了好不好?”

  蓝忘机猛地睁眼道:“当真?”

  “当然是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魏无羡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道:等你不在手机里的时候偷偷看,拼命看,把没看的份都补回来。

  蓝忘机犹疑的眼光上下来回扫了扫魏无羡,微微点头,随即消散了身形。

  见状,魏无羡终于憋不住心里头满满的笑意,哈哈大笑起来,半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喜道:“小古板这回居然没对我用禁言术!当真稀奇!”

  .

  .

  >>

  很久很久以前的魏无羡在摊开作业本的时候就总爱给手机插上耳机听歌,耳边尽是节奏感超强的调子,手上却动作不停。有时认真地写着作业,有时却是信手涂鸦。

  而初二的某个时间点以后,和魏无羡一起混了个一年半载的兄弟们都惊讶于他们一向无摇滚不欢的魏哥居然把歌单全都换成了——清一色的古琴曲!就连江澄也啧啧称奇,还质疑他是不是被人夺舍了。

  魏无羡本人则解释道:“听了那么久摇滚,总得换换口味不是?”

  众人瞪大了眼睛:换口味……也不是这个换法啊……?魏哥可真是……不拘一格率真洒脱。

  值得一提的是,蓝忘机只会在手机播放着古琴曲的时候,现出人形,把他背上的忘机琴一翻在前,或和或奏。

  魏无羡为何突然更换歌单,也就不言自明了。

  在奋斗作业的煎熬时刻,忽略耳机里电流变化的产物,泠泠的琴音在面前美人的指尖下倾泻出来,不仅有安抚心神之用,也是喧嚣中一份难得的享受。

  >>

  “蓝湛,你说你啊,作为一只器灵,怎么就这么多才多艺呢?”当下的曲子未了,魏无羡放下手上的笔,兀然托着腮问道。

  “不知。”蓝忘机垂眸答道,指下琴音不停。

  “啊对……我这什么记性,又忘了你如今记忆有损,唉……”魏无羡随手抄起手边的东西嫌弃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在看清了手里拿的东西是自己的笛子后,计上心头,勾唇一笑,“蓝湛,要不……我用我的陈情跟你合奏吧?我吹笛子的技术可是很厉害的,你可千万别嫌弃我!”

  蓝忘机点头,示意魏无羡继续。

  魏无羡跃跃欲试地转了几圈笛子,然后稳在嘴边,另一手也覆了上去,思索了少顷,找到调后加注气息吹了起来,跟上了蓝忘机的曲调。

  笛尾的红穗子在空中划出的一道帅气的弧度惹得蓝忘机一时移不开眼,继而响起的和自己琴声相配甚佳的笛音更是无端乱了蓝忘机的心神。

  琴声铮铮,笛音袅袅,悠远绵长。缥缈若轻云蔽月,寥廓若流风回雪,一时之间颇有一番“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的意境。

  一曲毕,蓝忘机轻按着琴弦停其震动,魏无羡却没有放下陈情,兴致一起,反而指尖一动笛子一转,用笛尾轻轻挑起小蓝忘机的下颌,笑道:“怎么样?很厉害吧?奴家自认吹的可不比公子你的差,敢问公子有何奖赏?”

  魏无羡虽自称奴家,此情此景却更像是街头小混混调戏良家妇女一般,通体玄色的笛子抵着蓝忘机雪白的下巴,和他一身胜雪的白衣一起形成了强烈的令人莫名兴奋的反差。

  笛尾的红穗恰恰轻扫在蓝忘机的锁骨处,蓝忘机的耳尖染上了一层殷红,浑身微微发抖,不知是因为穗尾痒的还是因为魏无羡的话语动作羞的,喝了一句:“无聊!”

  “奴家吹得这么辛苦,公子才只赏我两字吗?”魏无羡无视了蓝忘机的呵斥,反而笑嘻嘻地继续调笑道,“公子你长得好生俊俏,多赏两个字成不成啊?”

  蓝忘机许久才憋出一句:“……无聊至极!”

  魏无羡收起陈情,一拍手道:“哟,还真是多了两个字!谢谢啦蓝公子!改天奴家再来……唔唔唔!”

  还以为蓝湛他不会再用禁言术了!

  被迫封上嘴的魏无羡乖巧地拿起笔,趴在作业本上,眼神火热地看着蓝忘机,拼命眨眼示意他解开禁言术。

  蓝忘机缓缓呼出一口气,低声道:“继续。”说罢,微微垂眸拨弄着琴弦,不再理会魏无羡。

  早知道现在会如此方才就不该逗得那么狠的啊!!!

  魏无羡烦躁地挠了挠头,只好认命地重新坐直,心里一片哀嚎。

  .

  .

  >>

  “蓝湛,你说你怎么就长得这么快呢?我俩琴笛和鸣的那会儿你长得才跟那个作业本差不多大,现在都已经有我肩膀那么高了,”从回忆中脱离开来,魏无羡微倚着栏杆,略感奇怪地比划着道,“我知道我记性不好,可这也不至于记错啊——我记得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连个手机屏幕都能把你挡住的!”

  一旁的蓝忘机无奈地提醒道:“系统升级。”

  “嗯?系统升级?”魏无羡恍然大悟,“已经五年多了我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个呢!?琴剑也跟着一起长,真是神奇……不对,蓝湛,你从前怎么没跟我提过这事?”

  蓝忘机道:“你不问,我便不说。”

  魏无羡自认理亏地笑了笑,一时竟起了胡说八道的心思,话锋一转,便笑眯眯道:“那……知而不报视为瞒!”

  俄而又道:“作为瞒我的惩罚,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蓝忘机仿佛习以为常,淡声问道:“什么事?”

  “帮我找下笛子呗!”魏无羡说完,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瞬时之间弱了气势道,“一想起我们那时的琴笛和鸣……就想再来一次合奏了!恰好我吹笛的技术也长进不少……可是陈情不知道被我扔到哪里去了。”

  蓝忘机却道:“不必。”

  魏无羡:“……啊?”

  蓝忘机道:“它愿之时自会出现,不愿之时无处可寻。”

  魏无羡疑道:“你说的怎么这么玄乎?它又不像你一样成了精有了想法还有了自我意识,哪来的愿不愿意啊?”

  蓝忘机答道:“潜意识。”

  魏无羡大为惊讶:“什么?!真的存在有潜意识的物体吗??”

  “不止,”蓝忘机解释道,“世间万物皆有。”

  “就比如我靠着的这个栏杆也有?”

  蓝忘机颔首。

  思虑少顷,魏无羡迟疑道:“你……成精之前是不是也有潜意识?”

  “嗯。”蓝忘机点头道。

  “那……”魏无羡本想问他成精之前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印象有没有很讨厌自己之类的,转念一想,这大抵是别人的隐私,不便深究,只好作罢,话到嘴边又拐了个弯吞回肚子里。

  一时竟一片寂静。走廊上,一黑一白两人相对无言。树叶“沙沙”的声音萦绕着两人,清风徐来,拂过蓝忘机的脸颊,拂上他额后的抹额,也拂进了魏无羡的心底。

  魏无羡突然察觉到了很早就存于心底的什么东西,却又不合时宜地想到蓝忘机刚才的点头肯定。

  ——如果成精之前的蓝湛也有潜意识的话,那肯定要讨厌死我的吧。

  魏无羡想起小学时的他仗着成绩优秀,天天手机不离身地胡作非为,打游戏看视频读小说聊闲天无所不涉猎,甚至在狐朋狗友的怂恿下看了几部成人视频。直到上了初中蓝忘机出现以后魏无羡才略有收敛,几乎把精力全放在了蓝忘机身上。

  怪不得看的时候手机频频震动,声音也时断时续,魏无羡起初还以为是手机出了问题,本想拿到店里修理,但一关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手机又恢复了正常,他便只是心下存疑,没有多想。

  没想到……那都是因为蓝忘机啊。

  魏无羡正暗暗咋舌,却蓦地听见身旁的蓝忘机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没有听清楚,便抬眼看向蓝忘机,追问道:“什么?”

  蓝忘机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缓缓重复道:“你应当……听你老师的。”

  “什么!?”这回魏无羡不是没听清,而是难以置信,“老古板说的可是人机分离哎??蓝湛你你你……这是不要我了吗?!???”

  听此,蓝忘机有些慌乱地道:“我没有!”

  魏无羡恍若未闻,反而颇为无赖地仰头道:“哼!我不管!反正……你不要我我还要你呢!什么人机分离?宁死不从!!”

  态度坚定,不得动摇。

  却没有留意到蓝忘机眸底依旧的神色挣扎。

  
  ——======TBC======——

  
『魔道祖师|忘羡』人机分离〈下〉

评论 ( 15 )
热度 ( 64 )

© 微生芸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