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芸陌

高三 / 缘更 / 道系嗑忘羡粮

『忘羡|花怜|冰秋|追凌|末骷』
『魔道|永7|时之歌|MC|三体|OW』

这里芸陌
高三党道系文手一只,请多指教
文章禁止无授权转载到自己主页
多谢合作[拱手]

剧情流描写废文笔渣用词穷
努力修行ing
更新随缘掉落
高三备考长弧
可能会诈尸更新

QQ 3059927323
半次元 @微生芸陌
微博 @微生芸陌

芸帙携而忘曲陌,挚友伴以羡余生

『魔道祖师|忘羡』人机分离〈下〉

⇒人设属于墨香/ooc属于我
⇒架空向/(本体手机的)器灵叽x(鬼怪也照样撩的)学生羡
⇒一个埋伏笔的尝试
⇒大起大落落落落落的直男羡开窍之路

『魔道祖师|忘羡』人机分离〈上〉
┅┅┅┅┅┅┅┅┅┅

  >>

  那日笑着应下了蓝启仁的训话以后,魏无羡仍然过着随心所欲的小日子,没有丝毫改变。

  甚至连蓝忘机也不再督促他人机分离了,仿佛当天他并没有说过那句话一般,一切一如往常。

  哈,就连蓝湛也对我无可奈何了。

  魏无羡沾沾自喜地想。

  “叮咚”,他的手机兀然响了一声。

  魏无羡捞起一旁的手机,新短信划开一看,眼底的惊讶转瞬即逝。

  【魏远道学长,你好!我是开学那天你帮忙带过路的罗青羊学妹,非常感谢你的帮助!】略显矜持的语句却表达出了屏幕对面十二万分的感谢。

  魏无羡百思不得其解,新生入学那天只不过是见这个新来的小姑娘迷茫地看着学校乱七八糟的指引,就上前帮忙带了个路,怎想这小学妹不知从哪里弄到了他的手机号还给他发了感谢短信?!

  “哟呵——”突然出现在一旁的江澄指着短信问道,“你这是又撩了哪个倒霉的妹子啊?”

  “这可不是我主动去撩的!”魏无羡大呼冤枉,心里咆哮道我整颗心都挂在蓝湛身上了哪里还有空撩妹子啊。

  江澄挑眉等着他的下文:“嗯?那劳驾您解释解释什么时候改名叫远道了?”

  魏无羡道:“前不久开学那会看到一小姑娘不认路,见她怪可怜的就给她带路了嘛!至于名字……当然是瞎说的啦!”

  “然后?”

  “然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有我的手机号啊,”魏无羡假装无奈地挠了挠头,“一定是我太热情了太帅了抵抗不住我的魅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澄闻言,抬腿就是一脚:“去你的!”

  “哎我说,江澄你今天怎么这么大脾气啊,”魏无羡挤眉弄眼道,“你该不会看上她了吧?”

  “滚!你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收拾这个摊子吧!别又让对你求而不得的学妹又多了一个!”江澄一掌拍到魏无羡的背上,半是惋惜半是恨铁不成钢地道。

  魏无羡一边低头打字一边应道:“得得得,我一定会处理好的……哎?”

  “又怎么了?”蓦然听到魏无羡的惊呼,江澄随口问道。

  魏无羡疑道:“为什么我刚刚准备发短信的时候手机突然黑屏了??”

  说罢他又按了一次电源键把屏幕摁亮,但正要点短信界面的发送键时,手机又“唰”的一下黑了屏幕。

  ……嗯?难不成是蓝湛他……生病了??

  魏无羡突然想到未现形的蓝忘机与手机感觉相通,若是手机频繁黑屏这般故障,蓝忘机定然会受到影响,于是心急如焚地想把他召出来看看他的情况。碍于眼下还有尚不知情的人在场,只好作罢,把如百爪挠心的思绪暂时按捺下来。

  手里的手机突然被江澄夺走,魏无羡正要把手机抢回来,却是被江澄抢先看到了屏幕上的未发送短信——

  【不客气不客气!这是作为学长应该做的啦~绵绵学妹不用放在心上的!如果实在过意不去,改天我们一起去打球可好?】

  江澄脸色隐隐发黑道:“这学妹小名叫绵绵?魏无羡你……呵,真是占了人家好大一个便宜,欺负她还没学到那里是不是?”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见魏无羡难得心虚地望天,江澄继续不平道:“你这叫做处理了?我这是眼瞎了吧?”

  魏无羡抢回手机,扬眉道:“你不懂,这叫欲纵故擒!愈是这般她便愈觉得我风流成性放荡不羁,于是就愈是对我没有兴趣。嘿,你这只单身狗哪能懂这么多套路?”

  说罢魏无羡又再次把手指按在了发送键上。

  紧接着屏幕又适时地陷入了黑暗。

  “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有几斤几两,倒是现下连你的手机都看不惯‘套路诸多’的你的哪句话呢!”江澄哼道。

  闻言,魏无羡突然灵光一现,把最后那句邀约的话删了,复又按亮屏幕,尝试发送。

  “你别以为这样就能……”

  “叮——”江澄话未说完,就被魏无羡手机的一声提示音打断。

  成了!魏无羡内心一喜。

  果然那小古板定是因为看不惯自己这般潇洒放浪才用如此下策的。不过江澄这小子可真厉害,连蓝湛的心思都能猜测一二。

  魏无羡突然觉得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闷闷的,还上不去下不来。

  此时两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江澄是因为惊讶,而魏无羡是否由于尝试多次后的终于成功就不得而知了。

  江澄最先打破寂静道:“你的手机还真不是一般的有灵气啊。”

  尽管清楚这只是江澄瞎猜的,但也不排除江澄知道的可能,而魏无羡不愿蓝忘机被第三个人发现,便打了一个哈哈糊弄过去道:“啊哈哈……是、是吗?大抵是因为它主人是我吧!”

  “……”江澄嗤道,“如果不是因为它是手机你是人,我都要怀疑它是不是吃了你的醋了。”

  魏无羡轻笑了一声,反驳道:“怎么可能??”

  蓝湛那个小正经,不可能会喜欢上我这种专门和他对着干的人……吧?

  .

  .

  >>

  “嗒”,时针悄然转过了凌晨一点。

  漆黑寂静的单人公寓里,一个角落显得格格不入。

  “……那边薇拉……对!……勾过去勾过去……幽桐留个大……注意席兹放的那几个塔!……”

  魏无羡正躺在床上打游戏打得热火朝天,甚至还开了战术语音和江澄聂怀桑联机。

  一局毕,魏无羡伸了个懒腰,道:“这玩意可真难打!新出的乱流果然要带好队友!趁着我们都在……快快快再来一把!”

  “明天可是还要上学的!魏无羡你还睡不睡了??”江澄斥道。

  魏无羡随口答道:“如此大好时光还睡什么?当然是要嗨起来啊!”

  那边聂怀桑却手忙脚乱道:“那……魏哥你继续打,我先睡了……我大哥上完夜班回来看见我还没睡的话就又要被唠叨了!”说完就退了游戏。

  魏无羡撇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睡什么睡!?”

  “单身狗一只你能有什么夜生活?”江澄一句话堵了回去。

  “切,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魏无羡在床上翻了个身,“既然还没睡不如就再……”来一盘。

  声音戛然而止。

  魏无羡一抬头便看见了站在他床边的蓝忘机,静静地看着他,抿唇不语。

  “魏无羡,你那边怎么了?喂??”魏无羡正要出声,就被耳机里江澄的声音打断了。

  魏无羡忙道:“没事没事!那个什么……明天不是还要上学嘛!……我我我先睡了哈!”然后在江澄“刚刚谁说要打游戏不睡觉的”的念叨声中迅速切断了语音,看向蓝忘机。

  沉默着对视少顷后,魏无羡终于忍受不了这个诡异的气氛,笑了笑,问道:“咦,蓝湛你怎么出来啦?”

  蓝忘机却一脸严肃地答非所问道:“明日有课,须早歇。”

  啧,又是这样。

  说起来最开始刚拿到这手机的时候魏无羡就一直被这手机“五点开机九点关机”的定时开关机设定烦扰着——每天晚上都想熬夜颓机到一两点,却因为手机内不可更改的设定而有心无力。

  一到九点就准时关机,毫不拖泥带水。

  魏无羡也尝试过把自己晚了整整四个小时的生物钟调回来,却是无果,但也算是习惯了手机的开关机时间。

  而在蓝忘机出现以后,魏无羡也曾试图找他打个商量,让他晚点休息,蓝忘机则以“卯时起亥时息,健康作息,不得随意变更”为由拒绝了他。

  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蓝忘机强行关机的时间点越来越晚,起初只是晚个十几分钟,到后来竟晚了几个小时。魏无羡虽然很是奇怪这么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居然会不守时,但也没有问个究竟的打算,毕竟好不容易得偿所愿,自然是不愿提醒他的。

  “假期最后一天了诶,”魏无羡挤出一个痛苦的表情,哀嚎道,“就让我多玩一会嘛!”

  蓝忘机只是略微犹疑了一会,便坚决道:“……不行。”

  魏无羡软声道:“就一会!”

  “不行。”蓝忘机说罢,准备掐诀强行关机。

  见状,魏无羡一急,径直抓住蓝忘机的手,道:“那我明天一定会让你早点睡!”

  蓝忘机的手微不可察地颤了颤。

  魏无羡只当是他不喜与旁人接触的应激反应,继续趁热打铁道:“明晚一定在九点之前就关机让你睡个好觉!你若是不答应我就不放手了!”

  蓝忘机垂眸,似是挣扎了少顷,低声应道:“……好。”

  “耶!蓝湛你可真是太善解人意了!”魏无羡刚才还哭丧着的脸顿时明朗起来,心想果然蓝湛还是盼望着亥时息的。

  因为过于兴奋,魏无羡手上不自觉地加了劲,顺势一翻身——以至于把毫无防备的蓝忘机扯倒在床上,唇瓣险险擦过耳廓,温热的吐息萦绕在蓝忘机的耳边。

  蓝忘机一僵,被抓着的手不由得蜷缩起来,另一只手还不忘撑着床面以防压疼了人。

  此时蓝忘机整个身子虚压在魏无羡的身上,两具身体相隔不过方寸,魏无羡自然也察觉到了蓝忘机的这番变化,正想出言调笑,又怕蓝忘机被他撩得狠了恼羞成怒当即关机,连忙放开了他的手,侧身退过了少许,对着蓝忘机被放开后起身的背影,略带歉意道:“对不起啊蓝湛,我知道你不喜欢和旁人接触,我……”

  蓝忘机转头,双眸一暗,淡声道:“不必道歉。”

  魏无羡难得见到人这副不悦的模样,心知这回是真的把人惹得气急了,想伸出手把人拽回来解释一番,又顾忌着什么缩回了手。

  没等魏无羡说些什么,蓝忘机就消散了身形。

  隐约中魏无羡似乎听到了一句轻声的“不是旁人”。

  一旁正开着游戏的手机散发出荧荧的亮光,在这一时的寂静中尤为显眼。

  见鬼了,蓝湛又不是小姑娘,怎么就……觉得他这么撩人了呢?

  魏无羡怔怔地伸手梧上了刚才跃动频率突然加快的地方,心里奇道。

  >>

  第二天一早江澄看着游戏里亲友界面魏无羡账号上“最后上线时间4小时前”的记录咬牙切齿道:“说好的要去睡觉呢??”

  .

  .

  >>

  然而魏无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因为被一只狗吓得拔腿就跑而把蓝湛丢了。

  谁能料到从旁边的灌木丛里会窜出一条藏獒啊??!

  这么大的雨哪家的狗会在街上闲逛啊?!

  还刚好在他左手撑着雨伞右手从包里翻着响个不停的手机的时候啊??

  ——真是,祸不单行。

  在倾盆的大雨中,魏无羡循着方才的记忆艰难地原路返回。纷纷扬扬的雨滴打落在伞面上,“沙沙”的声音不绝于耳,魏无羡微弯着腰,一步一步走得甚是谨慎,绕开水洼的同时也眯起了眼睛,努力透过地面溅起的点点水花寻找蓝忘机本体的影子。狂风夹着雨丝从伞侧汹涌而来,却淋不灭魏无羡心中愈加的着急。

  如此狂风暴雨……蓝湛他……不会有事的吧……?

  “……蓝湛可是进过洗衣机里面还能安然无恙出来的……这么点雨……怎么可能会有事……”魏无羡喃喃道,企图平复自己内心此刻的焦虑和烦乱,明明知道蓝忘机并不怕水,然而在见到完好无损的蓝忘机之前,一切自我安慰的语言都苍白无力。

  >>

  魏无羡是在路边的某个不起眼的灌木丛下找到蓝忘机的。

  灌木丛叶下,一个白色扁平方块状的物体正滴滴答答地往地面上淌着水。豆大的雨滴从叶片上滑落下来,“啪嗒”一声打落在白色的机身上,撞得四散的水珠分离开来,划出了蛛网状的水痕。

  水痕也如刀割,同是划在了魏无羡的背上。

  魏无羡小心翼翼地把伞轻放在恰能护住手机不再被淋湿的地方,心疼地捧起失而复得的蓝忘机,梧在胸前,奢望着能让衣服迅速把手机上的水吸干。

  可是在方才磅礴的雨中,一路着急却谨慎的步伐也免不了让大雨泼了个满身,衣服上早已满是水汽,根本无法找到一处完全干透的地方。

  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的魏无羡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慌忙撑着伞起身,不顾脚下止不住四溅的泥水,往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

  ……不幸中的万幸。

  魏无羡艰难而又小心翼翼地把刚才好不容易强行召唤出来的满身泥水的蓝忘机几乎半拖半架着放进浴缸里,后怕地想道。

  此时蓝忘机与他身量相差无几,甚至还略微高了些许,双目禁闭,往日的一身白衣却因在泥里淋了一场暴雨而污渍斑斑,手上也密密麻麻多了些许划痕,还隐隐往外渗着血。

  魏无羡哪里见过以往的蓝忘机有过这副狼狈的模样,让这么一个往日清冷的谪仙因为自己的过错而跌落红尘,心里的自责不由得又多了几分。

  先帮他洗个澡清理下伤口再说别的好了。

  等蓝湛醒过来……要杀要剐就随他的便吧。

  魏无羡在心里默念了十几声的“对不住”以后,伸手解开了蓝忘机的外衣,将他身上层层叠叠的白衣一件一件脱下,不免吐槽衣服样式繁杂的同时,也隐约有些莫名的兴奋。

  白皙的躯体渐渐展露出来,双眸紧闭,唇形柔软,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边,锁骨精致,流畅的肌肉线条一路向下……

  真是一副轻易就能博得小姑娘目光的好皮囊啊。

  视线在蓝忘机身上巡了一个周身,魏无羡猛地清醒过来,连忙用手捂住了眼睛。

  要命。差点忘记了蓝湛他并不是真正的人。

  只是一个成了精的手机罢了。

  魏无羡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一点点的失望、惋惜和懊悔交织在一起,如一片薄雾,把方才霎时明了的念头又挡了起来。

  ——大抵是喜欢上蓝湛了吧。

  人在过度焦急之时总是会选择性忽略掉什么东西,就好像刚才的魏无羡忘记了蓝忘机的本体一样,并没有觉得蓝忘机的伤口出血和给他洗澡有什么违和的地方。

  先前无意中把蓝忘机落在水里的时候不在少数,而后也并无大碍,是以魏无羡不担心蓝忘机泡水的问题。至于冒血的伤口……还是等他醒了再说吧。

  魏无羡苦笑着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把蓝忘机受伤的双手搭在一边,开了花洒冲洗着他的身体,却因为怕自己克制不住而不敢上手了。

  且不说同为男性能够互通心意的概率有多低,单是人和器灵的区别,就是横跨在两人之间的无法跨越的鸿沟。

  更何况蓝忘机这么一个古板克己的人,肯定对他这么一个屡屡犯禁的人讨厌得不得了。要不是因为魏无羡是他本体的主人,蓝忘机怕不是早就远走高飞了吧。

  魏无羡心中弯弯绕绕,沉默半晌,最终轻声道:“蓝湛,对不起。”我……喜欢你。

  蓝忘机的手指不经意地颤了颤。

  .

  .

  >>

  那日以后没过多久,魏无羡却突然决定要“人机分离”,整天一心一意把自己埋没于学习之中。

  蓝启仁见他终于有了悔过之心,笑叹“朽木可雕,孺子可教”;和魏无羡同学了五年多的聂怀桑表示他迎来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二次震惊,得知之时诧异地把他手边的折扇都摔落在地;而发小江澄则撇嘴一针见血道:“这小子肯定有心事,说不定是看上了哪家的仙子求而不得呢。”

  还真是看上了一个求而不得的仙子,魏无羡心道。

  这些日子权当是给那份不可能的情愫沉淀下来的时间了。若是让蓝湛知道了,指不定会怎么远离他呢。

  魏无羡坚信,过段时间以后,他又会是过尽花丛不沾片叶的一条好汉了。

  >>

  殊不知事与愿违。

  越不见越思念,越思念越渴求。

  魏无羡烦躁地挠头,蔫蔫地趴在教室的课桌上,长叹一声。不久之后突然蹦了起来,抓过一旁的书包,开始收拾东西。

  一旁的江澄见状,头也不抬道:“怎么?现在才放学以后不到半小时我们的魏大学霸就学不下去了吗??之前每天晚上放学以后不是都拖到学校关门才回去的吗?真不知道你家里有什么东西值得你躲着怕着的。”

  “我现在回家继续学习不成吗?”魏无羡把书包甩在身后,背在背上,强颜欢笑道。

  “成成成,没谁反对,”江澄嫌弃道,“要走快走,别留在这里继续祸害我们这些还要在教室好好学习的人。”

  “……”魏无羡难得没有和他抬杠,快步走出了教室。

  江澄看着他快步离开的背影,忽地想起之前得知手机被扔进洗衣机以后的魏无羡,竟感觉……也是一样的匆忙。

  >>

  魏无羡很早就打算趁着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让蓝忘机自己决定去留。

  ——四年前的这一天,也是魏无羡在洗衣机旁见到蓝忘机的第一天。

  魏无羡想,蓝忘机若是看在这四年同伴加主仆不算太过于糟糕的关系的份上,选择继续留下而不择另主,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蓝忘机若是决定离开,横竖他都不怎么看得惯自己,让自己断了这番念想,也无可厚非。魏无羡不是个喜欢强求别人的人,本以为自己不会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人或物,像他的名字一般,“于世无羡”,可蓝忘机于他似乎是一个例外。

  一个出乎自己意料的美好的例外。

  魏无羡完全没法想象,从今以后一个没有了蓝忘机的他,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明明是自己做出的打算,为什么……为什么对方还没做出选择、甚至还不知道这回事,自己就如此心烦意乱。

  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两坛刚买回来的所谓姑苏名酿天子笑,魏无羡愈想愈觉得心乱如麻,把刚喝完的一坛扔在一边,抬手拿起另一坛扯开丝带揭开了红纸,仰头又灌了一大口酒。

  这酒不仅被盛在极为复古的小酒坛子中,坛口封以红纸和丝带,还酒劲十足,就连魏无羡这样平时喝了个七八两白酒还能照样胡天侃地的人,喝完以后不久便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迷糊之中见到面前有个面无表情的白衣人,魏无羡便拿起酒坛对他道:“蓝湛一起来喝酒啊!”

  换做是平常魏无羡是绝对不会邀请蓝忘机共饮的,可这回有了美酒壮人胆,魏无羡也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蓝忘机皱了皱眉,抬手握住魏无羡的手腕,道:“别喝了。”

  魏无羡挣扎着想要挣脱蓝忘机的束缚,却不成功,只好就着这个姿势,晃了晃手里的坛子,歪头笑道:“蓝湛啊,看在我们这么多年情谊的份上,你就陪我喝一杯吧!”

  蓝忘机抿唇,犹豫少顷,还是抵上坛边抿了一口。

  这些日子他不是没有察觉到魏无羡的刻意逃避,也不是没有怀疑自己的心意不经意时被他察觉,甚至以为他因心悦于他人才断了与自己的联系。罢了,这回便随他所愿吧。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喝完以后却直挺挺地倒了下来,醉意被吓得醒了大半,连忙搀扶着蓝忘机坐到了沙发上。

  “蓝湛?蓝忘机?醒醒——哎!”

  魏无羡轻拍着蓝忘机的肩,想把他叫醒,不料对方突然睁开了眼睛,两手抓住了自己的双腕,眼里显现着的是不同于往日的淡然。

  “蓝、蓝湛?你先放开,我们有话好好说,”魏无羡依旧是挣脱不开,只好跟蓝忘机讲道理,“你这样我们怎么好好聊天?你该不会醉了吧??”

  蓝忘机抬眸,摇了摇头,手上却越发使劲,道:“没醉。”

  魏无羡失笑,绝对是醉了,正常的蓝忘机是断然不会这么……坦诚的。

  本来该醉的是他,结果现在醉的人倒成了蓝忘机。

  看来今天晚上是没有跟他好好谈的机会了。

  魏无羡无端松了一口气,低声道:“蓝湛你这回醉了,那今天就先不问你走不走了。”

  蓝忘机听见了他的话,固执地继续摇头,道:“不走。”

  魏无羡勉强笑道:“你现在还不清醒,若是你醒了说不定就……”

  “不走。”蓝忘机打断道。

  魏无羡心知和醉酒的人是讲不清楚的,只好换了个话题道:“听说喝醉的人都会老老实实有问必答的啊,蓝湛你会不会?”

  蓝忘机点头。

  魏无羡觉得甚是有趣,便挑了几个不太隐私的问题问道:“你出于何时?”

  “四年前。”

  “何处?”

  “你的手机魂灵实体化。”

  “不能离开物体多远?”

  “至多三米。”

  “平时是否能与本体通感?”

  “不现形时。”

  “为何魂灵实体化?”

  “濒死之时有所求所念。”

  魏无羡挑眉,心想此时此刻的蓝忘机果然乖巧,简直是有问必答。然而或许是因为酒劲未过,魏无羡丝毫没有留意到,问及成精原因时蓝忘机的回答不是当年的“不知”,而是与当年他所查到的答案比较相似,是以也没有意识到,蓝忘机其实已经恢复了当年所言“断断续续”的记忆。

  魏无羡尽管知道如此趁火打劫有些对不起他,但出于自己的某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开始提出那些困扰着自己很久的问题:“我每天的早餐是不是你做的?”

  “是。”

  好家伙,果然是蓝湛做的,我就说怎么从来没在楼下见到过这种早餐。魏无羡心道。

  “有学妹给我发短信那次你为什么频繁黑屏?”

  “见你如此轻浮不甚高兴。”

  “你是不是很想早点睡觉?”

  “是。”

  “我每天晚上那么晚才睡,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不讨厌。”

  “那你为什么总是催我早睡?”

  “第二天你有课。”

  “你第一次见到我是什么时候?”

  “十年前。”

  “……为什么你的伤口会渗血?”

  “渡劫已成,不再非人。”

  “渡劫??”

  “精怪若能安全度过雷劫,便能如常人一般生存。”

  “几何?”

  “三十三整。”

  魏无羡突然就问不下去了。

  甚至觉得,他也不必纠结于蓝忘机的去留问题。

  成精、早餐、黑屏、作息,以至于渡劫。

  这些事情,都是蓝忘机不曾告诉过他的。

  遽然像是有了一条线,串起了那些他不甚在意的往事,一切的一切都明晰起来。

  魏无羡蓦地发现,似乎就是在那个雨天以后,蓝忘机待在手机里的时间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则如他的同居人一般,甚至还照顾起了他的日常起居。

  魏无羡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何?”

  “为你,”蓝忘机浅琉璃色的双眸直直地盯着他,手上仍然紧紧抓着魏无羡的,一字一顿重复道,“为了你。”

  猛地魏无羡被蓝忘机这句更加明显的剖白砸得不知所措,先前的疑虑顾忌直到此刻才真正消散得干干净净,兴奋激动与欣喜若狂充斥着周身,促使魏无羡不顾手上的束缚把蓝忘机扑倒在沙发上亲吻。

  魏无羡的唇粗暴地贴上蓝忘机的,毫无章法可言,舌头却探头探脑企图撬开城门。蓝忘机的身体仅仅僵硬了一瞬,随即抬起一手抚上了魏无羡的后脑勺,不由分说地把身上人往自己的方向压来,城门大开,唇舌交缠,虽身在下方气势却完全不输于上方的人,逐渐夺得了主场。

  唇分,魏无羡身子软了半边,趴在蓝忘机的身上,气喘吁吁地缓了缓呼吸,才抬眼看向蓝忘机,却发现蓝忘机的眼里是不同于刚才的一片清明。

  魏无羡道:“蓝、蓝湛……你酒醒了?”

  蓝忘机低声道:“嗯。”

  魏无羡笑眯眯地问道:“蓝湛,你是不是喜欢我?”

  闻言,蓝忘机怔了怔,犹豫半晌,视死如归一般地点了点头。

  魏无羡被他的反应逗得笑出了声:“嘿,蓝湛你慌什么?我又没说不喜欢你。”

  蓝忘机瞪大了眼睛。

  魏无羡继续道:“我说的这种喜欢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也不是主仆之间的喜欢,而是单纯的——伴侣之间的喜欢,喜欢到想天天和你上床的那种喜欢。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见蓝忘机还是毫无反应,魏无羡小心翼翼道:“蓝湛你……懂了吗?真的不是……唔!”

  蓝忘机突然抱住了魏无羡,堵上了他的嘴。

  魏无羡恍惚之中仿佛听到了蓝忘机呢喃的两句话。

  “我知。”

  “我亦心悦于你。”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79 )

© 微生芸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