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芸陌

高三 / 缘更 / 道系嗑忘羡粮

『忘羡|花怜|冰秋|追凌|末骷』
『魔道|永7|时之歌|MC|三体|OW』

这里芸陌
高三党道系文手一只,请多指教
文章禁止无授权转载到自己主页
多谢合作[拱手]

剧情流描写废文笔渣用词穷
努力修行ing
更新随缘掉落
高三备考长弧
可能会诈尸更新

QQ 3059927323
半次元 @微生芸陌
微博 @微生芸陌

芸帙携而忘曲陌,挚友伴以羡余生

『魔道祖师|忘羡』莫令此情成追忆

大概是前有《如果老祖羡在百凤山围猎之前看了原著》后有《互通心意的忘羡二人共看【】内容》

⇒人设属于墨香/ooc属于我
⇒原著IF向
⇒私心末尾不想让羡羡看到穷奇道和不夜天的事情!私心不想在520发刀!就当羡羡翻得太快没有留意到好了……!
┅┅┅┅┅┅┅┅┅┅

  >>

  魏无羡从没在云梦见过这个摊子。

  他既不是家主又不是什么逢乱必出的名士,是以射日之征以后整顿内务或是恢复宗门秩序之类的事情怎么也轮不到他来做。他夷陵老祖在射日之征中出尽了威风,横笛一曲,无数鬼将尽数而起,更是没有人敢麻烦这尊大佛了。

  魏无羡在莲花坞空闲得很,而他又是个闲不住的人,于是几乎每天都会溜出来四处晃悠,逛逛街市买买酒,时而还顺便帮附近人家收拾几只作乱的小鬼小妖,过得很是自在。

  要说他逛过的街边小摊小店也有个百来家了,毫不夸张地说,若是有人问起哪个卖的饼最香哪家的酒最醇,他可是一清二楚,张口便能娓娓道来。

  但是这个卖话本的摊子甚是奇怪,似是凭空出现一般,且它不像别的那样摊面上那般摆满了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的话本,仅仅只有一本话本孤零零地放在小桌上。

  然而最令魏无羡感到惊讶的,是这本话本的内容。

  卖话本的魏无羡也见得多了,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碰到这样诽谤编排蓝忘机还把他们两个凑一块儿的话本。

  且不说两人性别相同,无法达成所谓的什么喜结连理、百年好合。

  蓝忘机是谁?虽然常年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却也是那个逢乱必出的含光君,按理来说必定是被寻常老百姓百般尊敬的。

  他呢?射日之征时以御鬼之术大败温家修士,世人感激敬佩有之、闻风丧胆亦有之。

  更何况人尽皆知夷陵老祖和含光君素来关系不好,水火不容,即使是处于同一阵线的当时也会三天两头地起争执。

  怎么会有人把这么一个仙门名士跟自己这个大魔头扯在一起呢?

  魏无羡暗自思忖,翻看着那本唯一的话本。然而越往后翻越是憋不住笑意,肩膀微微颤抖,最后索性一拍桌哈哈大笑了起来,对摊主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话本也太不符合实际了吧!”

  摊主看样貌也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被人质疑却也不恼,温声道:“何出此言?”

  仍然笑个不停的魏无羡道:“这还用问吗!你看看这里,‘蓝忘机手里提着两坛天子笑’,怎么可能会有人不知道姑苏蓝氏禁酒啊,含光君手里竟然提着从他屋里拿出来的天子笑?居然还喝过酒??这个含光君真是假得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这里,‘目光甚为柔和’,反正我每每见到含光君他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目光柔和的含光君我还真……想象不出来!

  “还有还有……”

  魏无羡对着话本一条一条的批判下来,讲得头头是道,那少女也是一直洗耳恭听,不曾插话。

  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魏无羡才总算是意识到了什么,心下奇道这位姑娘居然没有提出什么怀疑。

  ——比如,为什么眼前这个公子和含光君关系似乎有些不一般?

  大抵是因为很久没讲过这么多话了,魏无羡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道:“总之,小姑娘你看啊,你卖的这话本,主角是含光君、做出来的事情却没有半分像是含光君,真的不怕被姑苏蓝氏追杀吗?”

  少女却是浅笑道:“话本也是要看眼缘的,依我看公子既然这么感兴趣,不如便买下来细细琢磨一番。至于内容真假,日后自然就能见得分晓了。”

  开玩笑,蓝湛他天天想着怎么把我这个邪魔歪道关回姑苏去,又怎么会对我起这个心思?

  ……奇怪,这明明是理所应当、板上钉钉的一件事,为什么还会感觉到一点淡淡的……失落?

  魏无羡揉了揉眉心,把心里那些说不出原因的情绪抛之脑后。突然想起少年听学那会小蓝忘机看到春宫图时嫣红的耳垂,魏无羡笑了笑,道:“既然姑娘你这么说,那我就姑且买下吧!”

  心下则暗自琢磨:这话本大概可以和那时候的春宫图有的一比吧?以后有机会说不定还能羞一羞那个小古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

  唇瓣上残存着的温热的触感不断提醒着魏无羡,就在方才他失去了已经守了二十余年的初吻。

  然而他却连对方姓甚名谁家住何处身世如何都一无所知。

  刚从树枝上跳下来的魏无羡头重脚轻地扶着一旁的树干,把先前蒙着眼睛的黑带系回到手腕处,好一会才清醒过来,后知后觉地抓狂了。

  魏无羡不免又想到一直自诩片叶不沾身的他在刚才是如何被一个手劲大又害羞到了极点的仙子按在树干上、如何被蒙眼强吻而反抗无能、如何在周遭淡淡的檀香味中被亲得手脚发软头晕目眩的了。

  等等,檀香味?

  这种略有些熟悉的檀香味……蓝湛??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总好过被不知根不知底的……

  想到此处,魏无羡猛然对着自己的脑袋拍了一掌,心道:为什么我会希望那个人是蓝湛??我是不是被亲傻了???

  缓了一会,魏无羡直起身,欲在附近找到刚才那个仙子,却不可得,心口处别着的紫花也不知所踪,便在山林里胡乱地走着,心思也跟着胡乱地发散。

  魏无羡想起不久前买回去的那本他嘲笑了许久脱离实际的话本里的内容。

  说来也是奇怪,当时只是粗略翻了个大概,没有留意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买回来以后细细翻看才发现不知为何有些页面是无法翻开的,中间断断续续,只能从只言片语中判断出作者满心满意想着把含光君和夷陵老祖撮合在一起,整一对神仙眷侣出来。

  万一、万一蓝湛他真的……?

  霎时,魏无羡目光一凝,打断了思绪——不远处那个修长的白色身影,可不就是蓝忘机吗?

  但这个时候的蓝忘机,做出来的事情分明不像是蓝忘机。看着正一拳锤在树干上、把树硬生生打折了的蓝忘机,魏无羡竟不合时宜地想起自己先前的那句调侃之语。

  ——“主角是含光君、做出来的事情却没有半分像是含光君”。此情此景的蓝忘机,虽不至于如话本所说的那般含情脉脉情意绵绵,但也算是极罕见的了。

  含光君素来的面无表情冷若冰霜雅正自律恪守家规一概不复,魏无羡不禁担心蓝忘机是不是在方才的围猎中出了什么意外或是中了什么暗算才成了这副模样,上前道:“蓝湛!你在干什么?”

  听到魏无羡的声音,蓝忘机僵硬了一瞬,继而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却死死地锁在魏无羡红肿的唇瓣上,眼睛里隐隐有血丝浮动,身旁的手似微微蜷起。

  魏无羡被盯得很不自在,自觉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定是这个小古板看不得的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掩饰的方法来,只好先声夺人道:“蓝湛你怎么了?有事就说啊!”

  蓝忘机抿唇不语,只是右手握紧了身侧的避尘剑柄。突然,蓝忘机手中避尘出鞘,浅蓝色的剑光直直冲着魏无羡飞驰而来。魏无羡连忙闪到了一边,往剑光的方向望去。

  只见看似微弱的剑光却横扫了后方的一整片树林,无一漏网。魏无羡心里无故叹道:这下好了,连第一现场都被破坏了,现在再想找到刚才那个人,可谓是难于登天啊。

  “铮”的一声,避尘归鞘,蓝忘机低声道了一句“无事”,转身便走。魏无羡看着实在是不怎么对劲的蓝忘机,不由得担心起来,连忙追上前去,截住蓝忘机道:“蓝湛?你没事吧?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此时蓝忘机的神态已经一如往常,淡声道:“没有。”

  没有他法,魏无羡出其不意地使了个擒拿术想去抓他的脉,却被蓝忘机侧身避开。

  蓝忘机冷冷地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解释道:“你别这样看着我,你刚才太奇怪了,我这么做只是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要是有事你可千万别憋在心里不说啊!”

  顿了顿,突然笑了笑,又道:“蓝湛你看看你,从小就是这个样子,想要什么东西不说,还固执得很。小时候的那些个枇杷兔子春宫图,哪个不是你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非常想要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今离至姑苏听学那时候已经有十余年了,若是在以往魏无羡也不会突然想起少年时期的嬉笑玩闹。

  只不过先前魏无羡翻那话本的时候,无意中看到里头的“蓝忘机”对“魏无羡”淡声的一句“你从来都不记得这些”,不由自主地花了些心思回忆了一番那些束发之时的往事,颇生感慨,自然也就仍能清晰地存于脑海中了。

  听到魏无羡的调笑,蓝忘机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他会忽然提起年少时的旧事,然而如今的蓝忘机也不会像从前那般易恼了,只是冷声道:“没有。”

  魏无羡自然也没有继续下去,确认过蓝忘机没有什么事以后,关于方才那个檀香味的吻的记忆便时不时地翻涌上来。鬼使神差地,闲扯了几句以后,魏无羡状似无意地试探道:“……蓝湛,你亲过人没有?”

  闻言,蓝忘机蓦地一僵,声音里也多了几分慌乱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魏无羡问完以后,紧紧地盯着蓝忘机,希望能从这张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出心虚之类的表情来,却不得解。

  如此正常,难道……真不是?

  魏无羡略显烦躁地挠了挠头,心道为什么又开始希望着那人是蓝湛呢??明明这人这么雅正,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他只觉得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弥漫开来,没有立即接话。

  然而魏无羡没有留意到蓝忘机不同于以往镇定从容的慌乱,不对劲之处也只当作是含光君的古板正经作祟,又要斥责自己轻浮了。

  此时两人相对而立,对望无言。魏无羡心如乱麻,又觉彼此间气氛颇有些尴尬,胡乱道:“我看定是没有的吧,你这么一张苦大仇深的脸想必不会有仙子会主动亲你的了。自然呢,也不会指望着含光君能去主动亲别人了……”

  哪曾想越往后,声音却不自知地越低涩。

  罢了罢了,今日以后,都不知道还能否再见到蓝忘机。

  .

  .

  >>

  云梦某酒楼,雅间。

  魏无羡慵懒地侧倚在朱漆美人靠上,手里还提着一个装酒装得满满当当的精致的黑陶酒壶。

  从此处往下望去,便是一条繁华热闹的长街,人来人往,摩肩接踵,车水马龙。

  魏无羡仰头灌了一口酒,只觉这酒虽是上佳之品,却仍是比不上那时姑苏的名酒天子笑。

  一想起天子笑,魏无羡不免又想起了同属姑苏的蓝忘机。

  自百凤山围猎场一别以后,有一个荒谬的念头一直盘旋在魏无羡脑海中,挥之不去。

  于是当晚江家几个人一同吃晚饭的时候,魏无羡毫无征兆地出声问道:“江澄,你觉得……蓝湛他是不是很讨厌我?”

  江澄毫不犹豫道:“那当然,谁让你从我俩去姑苏听学的那会开始整天想方设法去瞎撩那个雅正端方的蓝二公子。怎么?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他今天又要把你捉去姑苏问罪了??”

  魏无羡低低地笑道:“没什么,他要捉我回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只是我觉得……蓝湛他似乎没有那么讨厌我?”

  江澄嗤之以鼻:“切,你也不想想你那时候做过什么?昨天翻个墙出去买酒喝,今天抓两只兔子给他道歉,明天又送去一本春宫图美名其曰谢罪……这回居然还借人家的抹额蒙眼睛。”

  顿了顿,又正色道:“说真的,你怎么到现在还死不悔改地去撩拨他啊?非要被他逮到借口把你关到姑苏去你才罢休吗?啧,他不被你气死就不错了,要是他还能不讨厌你,那太阳都能从西边出来了!”

  魏无羡现在突然觉得,要是被蓝忘机关回姑苏去,倒好像没那么糟?

  ……完了,这回大概是真的栽了。

  还没有搞清楚蓝湛对自己是不是真的怀揣了那般的心思,倒是自己先栽下去了。

  魏无羡苦笑着摇了摇头,又仰头喝了一口酒,继而低头顺势望向下方熙熙攘攘的街市。

  ——却无意看到了长街尽头的蓝忘机。

  他看到蓝忘机自尽头缓步而来,时而微微颔首、一丝不苟地给和他打招呼的修士还礼,当然更多的修士则是因他周身环绕着的冰霜之气自觉噤声,不敢叨扰于他。

  前段时间的迷茫和纠结,在看到蓝忘机的那一刻一齐翻涌上来,满满地占据了魏无羡的所有。

  魏无羡心念一动,便有几个尽态极妍的少女从身后的阴影中走出来。有婀娜多姿的妙龄女郎,也有天真活泼的稚龄女孩。

  略一思索,魏无羡转身,抬手从乾坤袋中倒出许多五颜六色的花朵,有些甚至还连着枝条,含苞待放。

  魏无羡笑道:“小姐姐们帮个忙,帮我把这些花扔给街上那个俊俏的冷冰冰的白衣公子那里去,谢谢大家啦!”

  随即应声一片,不一会都下了楼。

  魏无羡趴在美人靠上,饶有兴趣地望着蓝忘机的方向,看着他面无表情地因不断被掷花而走走停停,无声地哈哈大笑。突然也想去掺和一把,捻起身旁的一朵粉色芍药,趁着混乱扬手扔了下去。

  那芍药缓缓而落,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蓝忘机的鬓间,让魏无羡想起了在藏书阁抄家规时给蓝忘机的那幅鬓角添了花的画像,嘴角弯了弯,一声招呼不禁脱口而出:“蓝湛!——啊,不,含光君!这么巧!”

  蓝忘机闻声抬头,看着高台上那个洒脱不羁的黑衣身影,断然道:“是你。”

  魏无羡不顾街市上那些修士们怪异的目光,笑道:“是我!会做这种无聊事情的人当然是我。含光君,真是好久不见了啊!不急的话,要不要上来喝两杯?”

  彼时那些少女们已经上了楼,一齐围上前去,纷纷起哄道:“好生俊俏的公子!”“公子上来喝两杯嘛!”

  蓝忘机冷声道:“禁酒。”

  魏无羡道:“我知道你们家禁酒,这里又不是云深不知处……哎哎哎你——!”

  眼看着蓝忘机转身欲走,魏无羡连忙下了美人靠,正要冲下楼去,却停了下来。

  他听到了一串不急不慢的足音愈来愈近,抬眼便看到蓝忘机轻拨开珠帘,缓步而入。珠帘被撩开时的叮叮当当响成一片,敲在了魏无羡的心头之上。

  蓝忘机把刚才那一摞花放在小案上,道:“你的花。”

  魏无羡笑嘻嘻地道:“不,那是你的花。我送你了就是你的了。”

  蓝忘机问道:“为何?”

  魏无羡道:“不为何,就是想看看你遇到这种事以后的反应如何。”

  当然不止,魏无羡心虚地想,难得见面当然还想多留你一会啊。

  蓝忘机道:“无聊。”

  魏无羡笑了笑,应下了:“是是是,我最无聊了。不知含光君有没有兴趣陪一陪这个无聊又寂寞的夷陵老祖呢?”

  蓝忘机扫了扫魏无羡身旁的那些个语笑嫣然的少女,冷冷地看着魏无羡,目光里的斥责不言而喻。

  魏无羡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心知蓝忘机又要重复那些在射日之征里不厌其烦的劝诫了。

  果然,蓝忘机开口道:“魏婴,你不该……终日与非人为伍。”

  感受到刹那间身边氛围的变化,魏无羡抬手制止,随即摇了摇头,对蓝忘机道:“蓝湛,我们能不能先不说这个。射日之征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我以为你早就放弃了。”

  默然半晌,蓝忘机叹了一口气,迟疑道:“你……还是跟我回姑苏吧。”

  又是如此。

  阴差阳错地,魏无羡却应了一声:“……好。”

  蓝忘机瞪大了眼睛。

  此时身旁的少女们已尽数离去,此地就只剩下他们二人。魏无羡似乎也反应过来了自己方才做了如何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用手捂住了脸,不敢看蓝忘机。

  去姑苏就去姑苏吧,大不了就老老实实地安分个一年半载,不去违反家规引得蓝老先生发怒就是了。

  反正……反正都早已明了自己的心意了,为何不……跟从内心的选择呢?

  转念一想,幸亏他也还不曾以鬼道之术为非作歹祸害民间,倒还不至于毁了蓝忘机的美誉……吧。

  许久,魏无羡才从指缝里偷偷看了看蓝忘机,见他仍是一副微微惊愕的样子,手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上了蓝忘机的手腕,也把自己从纠结里剥了出来。

  魏无羡颤着声音道:“蓝、蓝湛!我有话跟你说!”

  蓝忘机一时愣了愣,几欲开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魏无羡深吸一口气,道:“蓝湛,你不要说话。我、我……我先前听师姐说,喜欢一个人就是想把最好的东西给他,想天天见到他在他身边为他分忧……所以,你若是不介意我喜欢你的话,就……就把我带到你家去吧。”

  见蓝忘机还是毫无反应的样子,魏无羡不由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心里也如踩在百尺钢丝之上一般紧张,望进蓝忘机那双淡如琉璃的眼眸,道:“反正……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我想跟你一起一辈子夜猎,我还想天天和你上床!我发誓我这不是在像以前那样逗你玩,我……”

  蓝忘机被所心悦奢求之人的一阵突如其来的剖白砸得手足无措,手一紧就把还在组织着语言的魏无羡拽进了怀里,紧紧地抱着,力道之大仿佛要把人揉进血肉一般。

  魏无羡猛地被禁锢在一个强硬的怀抱之中,鼻翼间皆是那人好闻的檀香味,紧紧相贴的身体也使魏无羡感受到了对方胸膛里那颗炙热的加速跳动着的心,顿时明白了什么,被一阵狂喜砸得晕头转向。

  恍惚间听到蓝忘机略带哽咽的低沉的嗓音:“我也是。”

  .

  .

  >>

  两人互通心意后,蓝忘机本想立即带着魏无羡御剑返回姑苏,却被魏无羡硬是拉着在附近的客栈里过夜。

  “蓝湛蓝湛!给你看个好东西!”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坐在床边,神秘兮兮地拿出了自己乾坤袋,从里面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了他。

  蓝忘机看着封面上的《魔道祖师》四个大字,在魏无羡迫切热烈的眼神中翻开了它。

  殊不知映入眼帘的便是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蓝忘机不动声色,正打算看下去,却听身旁的魏无羡“哎”了一声,把话本又抢走了。

  魏无羡奇道:“这个情节我怎么之前没看见过?”

  蓝忘机鲜有地挑眉,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翻了翻话本,恍然大悟道:“先前我买到这话本的时候有些地方好像是粘住了一样,翻不开,我还以为是卖话本的那个小姑娘没有好好对待它呢。现在这些地方居然可以翻开了,而且……蓝湛你看!这些情节和我们之前的经历……几乎分毫不差。”

  蓝忘机顺着魏无羡的手指,看到了描述当年魏无羡于藏书阁抄书最后一日时的情景的一段文字,眉尖抽了抽。

  魏无羡哈哈大笑道:“蓝湛你看看你那时候这个害羞至极的神情!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又往后翻了翻,除了那些话本中所谓的“现世”之事他们不曾经历过以外,其余的事情可谓是记录得一清二楚。

  蓝忘机在一旁目光柔和地看着魏无羡翻看着书,嘴角轻勾,只觉曾经心里那块空落落的地方如今被填得满满的。

  突然魏无羡顿住了翻书的动作,笑着把书的那一页放到蓝忘机面前。

  魏无羡顺势靠得更近,轻咬着蓝忘机的耳垂道:“蓝湛,你行啊你!说!是不是背着我看了些奇奇怪怪的春宫图册啊?”

  尽管知道那只是书里的“蓝忘机”,与在他身旁的蓝忘机的的确确是不同的,但魏无羡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撩他的机会呢?

  蓝忘机撇过头去,不说话。

  魏无羡看他耳垂通红一片,不知是自己咬的还是他羞的,便得寸进尺地撩拨道:“既然雅正的含光君没有看过这等俗物,那等会就让夷陵老祖好好地教教含光君吧!你放心,你羡哥哥我可是身经百战,绝对会让你舒舒服服的!”

  魏无羡虽然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却是十分心虚。他从来不曾看过龙阳之间的春宫图,也没心思去猎那个奇,唯一一次就是刚才看到话本里“蓝忘机”对“魏无羡”的所做所为,再结合了一下少年时看过的春宫图,大致还是知道如何的。而魏无羡可不是一般的巧舌如簧,逞口舌之快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总比蓝忘机这个一点春宫图都不看的人要好吧?

  魏无羡得意洋洋地想道。

  谁知蓝忘机此时却是一反常态,淡色的眼睛里似乎冒着点点血丝,一字一顿地重复道:“身、经、百、战?”

  魏无羡笑道:“那是自然,我……唔!”

  话未说完,却被来势汹汹的唇舌堵住了嘴。迷迷糊糊之间,熟悉的感觉让魏无羡突然想起了什么。

  待蓝忘机放开他时,魏无羡喘了口气,眯起眼睛道:“蓝湛,两个月前百凤山围猎那次……”

  蓝忘机微微垂头,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闻言,魏无羡震惊道:“真的是你??!”

  未等蓝忘机说些什么,魏无羡接着道:“早说嘛!如果早知道那时候是你,我哪里用得着纠结那么久,肯定直接冲到你家里去把你拐走了!”

  蓝忘机道:“趁人之危,不是君子之所为。”

  魏无羡道:“所以你那时候才那么生气?”

  蓝忘机低声应道:“嗯。”

  魏无羡笑道:“不用自责啊含光君,那可是我的初吻呢,恭喜你啦!”

  蓝忘机一顿,缓声道:“身经百战?”

  魏无羡被这话噎住了,只好打了个哈哈道:“哈哈哈蓝湛别这么较真嘛!身经百战什么的都是随口说说罢了……哎!蓝湛你干什么!”

  蓝忘机猝然翻身把魏无羡压在床上,弯了弯唇角,贴着魏无羡的耳边,轻声道:“那就不必教了。”

  .

  .

  >>

  至于正打算出去找人的江澄却突然接到了魏无羡的飞鸽传书,那便是后话了。

  听江氏门人所言,当时江宗主看完信件之后脸瞬间黑了,冷声道:“呵,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了!”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40 )

© 微生芸陌 | Powered by LOFTER